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30th Jun 2006, 11:00 PM | 哲學, 信仰

自從中五由無神論改信基督教,隨著知識的增長,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思考這個世界有沒有創造者。

之前在不同人在《創世論和科學》中有很好的討論, 其中一個是無神論是不是宗教呢?我的答覆是「不是」,因為宗教(比如基督教、佛教)都有一套特定的信條,有自己的儀式,換句話說就是有自己的「宗教生活」。無神論是一種世界觀,一種信念。

但我認為相信一個宗教和相信無神論在本質上有相似的地方,就是需要齊克果所謂的「信心一躍」。現存的科學証據沒有一面倒地支持神的存在,也沒有一面倒地支持無神論,要是持支任何一方,都是理性以外的個人選擇。

我在網上看了很多人說,認為無神論是最自然,最有科學跟據的世界觀。我不同意。最科學的世界觀是不知論(agnosticism),即對創造者的存在不置可否。

最常見的一個例子是「獨角獸」理論:相信有神就等於相信有獨角獸一樣,我們從沒有見過,因此99.999% 肯定是不存在的。

可惜這一個不好的類比,我們發現獨角獸和發現上帝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如果這個例子改為,我們從沒有見過外星人,是否等於外星生物99.999%不存在?如果你知道宇宙有很多個行星,存在了多久,很難得出這個結論。

如何發現上帝的存在呢?可能是:1. 他直接對你顯現 2. 有證據顯示他創造了這個世界 3. 他改變了自然現像(神蹟)。

第一項是很主觀,很難對每一個人來說是證據。第二項需要對現代科學有一定了解才能判斷。第三項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是有發生,但一般不為人所接受,認為科學可以解釋這些現像。至於有沒有人把所有偶發的事件都用科學解釋了?我倒很疑問。

為何是「有」不是「無」

我只會從第二項(科學)討論這個問題。很多人以為現代科學已完全解釋了世界,其實是錯的。宇宙由大爆炸開始,之前是什麼呢?為何會有這個大爆炸?要注意的會,以前是「無」,是沒有空間和時間,連真空也沒有。在那個「地方」(沒有空間又怎會有地方呢?明顯地我們的思維在這個世界建立,不可能明白那個世界的事情)為何會出現大爆炸,為何不是「無」,而是「有」?相信這是個人類永遠解決不了的謎。

為何有生物

Standard model是基本粒子的理論,準確地解釋了很多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我們現在還不應認真地對待string theory的解釋,因為這個理論研究了這麼多幾十年,連一個和其他理論不同的,可驗證的實驗預測也沒有,不能證明或否證,還不算是科學。

Standard model中有17個參數,每個參數都可以是任何數值,從負無限大到正無限大。研究發現,若這17個參數中任可一個大一點或小一點,都不可能進化出生物。比如說,若把一個參數增大五倍(在無限中,倍數只是微少的改變),星球就無法形成,就不可能有生物。

即是說,我們這個宇宙之所以有我們,如果是偶然的話,可能性是 1/ (無限大)17 ,即「無」比「有」能得多了,如果可能性不是無限地接近1的話。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這是因為「人擇原理」:就是因為這個可能性出現,才會有生物,有人類,去問這個問題。不過人擇原理也只是個信念,是個 tautology ,可以選擇去相信,但不可以因為這個理由而否決以上的論據。

為何世界可以解釋

愛恩斯坦說,宇宙的最大奧秘,是為何它是可理解,仿佛自然定律都是用數學寫成。

數學家上世紀發明的數學,下世紀就能應用到描述自然現在,真是非常不可思異。這「可理解性」我認為是冥冥之中有主宰的證據。

 說個故事或許能說明這點。從前有個動物學家嘗試用高斯分佈來描述物種數量。他的同事看到,就問,這個符號 p 代表什麼。他答到是圓周率,即是圓周和直徑的比例。同事聽到,哈哈大笑地說:「我可以肯定動物的數量和圓形沒有關係!」

無神論

無神論者多認為科學上是一面倒地支持無神,其實科學只是工具,是破除了遠古「太陽神」、「火神」等迷信,但這種技術卻沒有肯定地支持宇宙創造論或無神論。有神論者可以像我一樣相信以上的證據,無神論者也可以把這些現像以「人擇原理」來理解。兩者都可能,所以兩者都需要信心一躍。最科學的就只有「不知論」。

 


andrew | 28th Jun 2006, 1:36 AM | 美國, 政治, 哲學, 吹水

蓋茨話要退休,將全副份身家用來做善事,成立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那邊世界第二首富美國股神巴菲特也捐出85%的財產給這個 foundation。

我相信這是件好事,慈善開支佔美國國民生產總值2%,但美國佬精於管理生意,對慈善團體卻一直缺乏監管,蓋茨進入慈善團體管理層,引入商業管理經驗,應該會帶來更有效的資源再分配。

馬克思話資本家剝削勞動階層,資本主義不可能是社會最終的結構,預言社會只能走向共產。看來馬生的「社會科學推理」又失敗,沒有預言到資本家非理性的一面,竟然富豪都熱衷於資源再分配。

當然,如果我們的福利只能取決於他們的恩惠,也不是辦法。我想說的是,我從來不明白為何有些人能言之鑿鑿地「預言」、「推理」社會一定會怎樣?社會學不是數學,怎能推理?社會的改變都是由於技術發展,馬克思不知道什麼是 internet,什麼是基因工程,什麼是半導體,更無人知道以後還有什麼高科技,又怎能預言未來的世界會怎樣?

不過,以前有好多人都比佢老襯左,好彩中國回頭得早。多謝鄧伯。

講番正題,美國佬相信美國夢,最經典的是蓋茨那個。美國夢的特點是白手興家,其中建立商業王國最普遍。如果富翁把錢留給兒子打大本給他們做生意,錢搵錢,就等於剝奪了他們發美國夢的權利,即使成功,永遠都只是邊個邊個個仔。

而且在美國文化中,子女讀完大學後應該離開父母,搬出去獨立生活,那管成身卡數也好,亦不能再洗父母錢,才叫做有骨氣。在這種文化下,富翁的錢就不知應去那裡了。

另一方面,是涉及人生的實現,人生到了盡頭,是要把錢都帶到棺材,還是要利用這些錢發揮最大影響力,去「改變世界」(拿,美國佬就是衰呢樣)?

雖然我沒有什麼錢,但這些問題也值得我深思。


andrew | 24th Jun 2006, 12:59 PM | 電影

最近看了兩套很出色的社會問題電影:是枝裕和的《誰知赤子心》(2004)和Dardenne兄弟的《半熟爸爸》(The Child / L' Enfant, 2005)。

 

Picture

 

《誰知赤子心》

《誰知赤子心》是講一個不負責的母親如何對待自己一班小孩子。

高樓大廈滿佈的大都市,人是冷漠的,沒有媽媽的孩子們要像在森林般學會求生,善用城市中的資源。

初看時還怕導演把大兒子塑造得太神性,後來他開始貪玩,開始學壞才令我放心一點。十二歲的小孩子,畢竟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最喜歡的一場戲是,妹妹死了,他們都沒有流露出悲傷,大兒子花了不少錢把她的遺體帶到飛機場,了結妹妹的願望。沒有煽情,真實地面對,又不忘童真,反而能引發我更大的同情。

 

Picture

 

《半熟爸爸》

《半熟爸爸》是2005年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 得主。早已被譽為大師級的 Dardenne 兄弟拍電影故事20年,但產量極少。

導演的名作《Rossetta》(1999, 也是得了金棕櫚獎) 我是不太喜歡,正確點說是我不知道喜不喜歡,因為導演招牌式的「手震手提攝錄」+ 快速移動鏡頭令我頭暈不已,終於熄機不看。我明白導演對電影的執著,但也請照顧一下觀眾的感受,不是每個觀眾都是水手...

這次《半熟爸爸》雖然還有點手震,但鏡頭移動得慢了很多,看得比較舒服。其實對我來說,即使不用手提方式拍攝,也不會令我覺得不真實。畢竟攝 錄機鏡頭下的世界就和人眼不同。

一套沒有背景音樂催情的電影也能拍得如此動人,對白和主角的演技都相當出色 ,電影中的每個角色都很漫不經意,差點令我以為是真實的生活片段而不是電影。

電影是講一個二十歲的小偷初為人父,他的不成熟引起的一連串事情。和《誰知赤子心》不同,電影沒有對這個半熟爸爸進行道德批判,正如導演說:「戲院不是法庭。」導演成功地塑造出一個立體的主角:他有時的行為不可理解,謊話連編,但隱約間又見他有情有義的原則,有時又像個小孩子般在做無聊事。

電影的名字直譯過來叫「小孩子」(L' Enfant / The Child),誰是小孩 子呢?初看電影是會認為主角剛出生的兒子,看完後發現原來「小孩子」是指心智還沒有長大的這個半熟爸爸。

我對這個半熟爸爸的感覺是,一連串悲劇的發生,故然是他的責任, 但在社會最底層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的他,有他獨有的一套價值準則,而這準則又是由他的環境塑造成。貪錢、講野無句真、偷竊...與其說是他選擇的人生觀,倒不如說是環境逼成。

現在一些獨立電影或許對荷里活「惡有惡報」的公式結局反感,不少故事都是沒有報應的,有時甚至消遙法外。但我想更真實的情況是,就像這套電影一樣,有些事情做了以後,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可補償的傷害。


andrew | 23rd Jun 2006, 5:22 AM | 美國

相信這是個連美國佬都不知為何的社會現像,最常見的答案是:「不喜歡就不喜歡,不需要有解釋。」

 

1. 看不懂的運動

美國佬覺得悶,是看不懂,沒有欣賞的角度。體育運動最膚淺的欣賞方法是看得分,在足球即是入球。即使你從來不踼足球,不打Winning,只知道阿叔果句「波是圓的」(都唔洗佢講啦),入球的過程也很有觀賞價值。

足球一球起三球止,全場九十分鐘,大佬,殺左我算啦,不如睇精華。

美國佬對足球一竅不通,雖然電視的講波佬(婆)都好專業,但係連黃牌是什麼也要解釋,就知就幾唔普及。

 

2. 不公義的運動

或許美國佬對98年世界盃阿根廷球員被碧咸後腳「侵犯」後的演技留下深刻印像,肯定了「扮野博黃牌」是足球決勝的重要技巧。在美國的運動中,除了籃球要運用犯規來取勝外,其他運動犯規都是不公義的行為。即使在籃球中,球員也不會靠演技來騙取更大的利益,只憑球證對當時犯規動作的判斷。

我認為國際足協在防止扮野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在禁區插水一定黃牌,擔架入場後球員一定要出場...但最終能否保持公義的球賽,還是有賴球員的職業道德。

始終靠犯規只是其次,能贏得世界盃的,第一是實力,第二是運氣。

 

3. 足球女性化

足球在美國在相當長的歷史,早於 1884年美國已有足總會,在英聯邦地區外世界最早。

美國現在流行的運動,都是源於名牌大學的聯賽。美式足球源於哈佛和耶魯,由大學聯賽發展至職業。故此美國佬對體育的熱忱,也帶有對優秀大學的歷史記憶。

不幸地,足球引入美國大學時,成為女學生的體育活動。足球不像美式足球、籃球般要求身材高大,適合成為女學生的必修體育項目。

美國在1991年贏得女子世界盃,更肯定了美國佬足球的女性化地位。在美國,足球還只能成為小孩子和女性的活動。

熱忱的球迷大部分都是男性,足球就無可避免地被邊緣化了。在ESPN講波的特別嘉賓,是前美國女子足球隊成員,相信就是有美國是這樣了。

 

4. 正在改變的足球風氣

現在十來歲的美國青少年,踼足球比上一代的多了,這是拜足總會大力推廣所至。如果足球成功打入美國市場,成為和美式足球、籃球、棒球、冰上曲棍球 (Big Four)一樣受到廣泛熱愛的運動,全球的足球消費會增加一培以上。

這些青少年踼足球熱情,也是受到了美國獲得女子世界盃啟發。未來足球在美國能否成為受人追捧的運動,還是未知之數。

 

5. 愛踼足球不一定追看足球

足球迷在人生某段時間中,或多或少都踼過足球,打過 Winning 或 FIFA,但一種運動多人玩,不代表多人追看。羽毛球在香港也夠普及,但真是有心追看各大國內、國際比賽的人有多少呢?大部分人不過當作一種消閑活動。

足球要發展,強大的本地聯賽很重要。到底是先有熱忱的球迷,還是要先有好的本地聯賽?是個雞先還是蛋先的問題。

追看足球,與其說是由於足球的普及,倒不如說是追看運動傳統。父子一起看一起罵,朋友間大講波經,已是足球國家生活的一部分。

美國佬在將來也有可能建立這傳統,但在 Big Four 的強大壓力下,不會是五年十年後的事。

 

6. 為何美國佬不看世界盃?

美國佬對於「國家」這一觀念不如其他國家強。在他們來說,一個球會的成敗能牽動他們情緒的神經,但國家隊的表現並不是很多人介意。

美國籃球隊在奧運會的成敗,Who cares? 就像東岸對西岸明星隊,不過是一場娛樂大眾的比賽,一班本來不是隊友的球星一起打幾場天才波,誰會把它當真?

 

7. 足球真是世界運動嗎?

很多人說全世界都愛足球,只有美國不愛,其實是錯誤的。如果看一下世界盃的地圖,真正視足球為命根的不過是歐洲和南美洲國家。其次是幾個非洲和亞洲國家。

加拿大、印度、俄羅斯、美國等一大片土地都很難找到對足球的熱情。

 

References:

Soccer remains foreign concept to most Americans (Boston Globe)

Why Americans don't like soccer (Slate)


andrew | 21st Jun 2006, 12:07 AM | 科學, 信仰

竟然在報紙能見到科學和宗教的討論。

宇宙論一定涉及宗教問題:如果宇宙由奇點誕生,宇宙誕生前是什麼?誰決定宇宙什麼時間誕生?或許有人會說是科學理論決定了。但這是個不圓滿的解答,更大的題的是,誰決定自然定律的形式?例如為何萬有引力是距離平方,而不是三次方?為何電子電荷是這個數值?為何能量一定要守衡?科學定律不能從邏輯推理得出。

宗教界犯的最大錯誤,是企圖反科學(如反對進化論),或以科學解釋宗教裡的神蹟或創世論。

前些時間的美國保守派提出的Intelligent design ,雖然是政治動作多於宗教,但提出在科學課上教授只會令人失笑:這根本不是一個科學理論。但這個學說有沒有道理呢?我覺得也有一點。

科學研究有一個盲點,就是否定所有偶然性。在邏輯上,宇宙的誕生有可能被造物主介入(而且可能性很大),但科學研究的前題是把這個可能性否定了。Intelligent design可取之處在於補充這個思考的盲點。當然,它的內容卻是荒謬可笑。

在科學課唯一要補充的,是科學理論的假設:事先否定造物主介入。以後的就留給學生思考好了。

宗教界中不乏很好的科學家,但看來話事人再提出各種反擊時,沒有尋求他們的意見。可悲。

對我來說,這個世界的存在才是最難解釋。為何會有宇宙?是誰決定物理定律的形式?在思考這個問題時,無可避免地會考慮到造物主這個可能性。

另一個宇宙難題,是為何宇宙中的定律,都能以邏輯數學表達?可能現在都被認為理所當然,但想深一層,數學是數學家坐在家裡想出來的東西,是從一系列的前設得出的理性結果,但終歸也是腦袋中的產物。為何這些東西,竟然能非常有效地描述科學家在實驗室觀察到的自然現像?究竟以數學描述自然能走多遠?能完整地描述所有自然定律嗎?如果不能數學,還能用什麼呢?是有些科學家大力提倡的cellular automata嗎?

更進一步,以理性理解宇宙,有沒有極限,會不會到有一天,我們發現有些東西是理性無法理解的?到時,科學要不就把這些東西否定,要不就只好認同,有些東西不是科學能解答的了。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