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3rd Sep 2006, 1:56 AM | 電影, 哲學

高談闊論哲學容易,能身體力行的又有幾人?

真矢老師可以說是行動的教育哲學家,我們可以不同意她的想法,但她有一套完整的反傳統的教育思想,並且不理老師學生家長的反對都要把這種教育哲學實現出來。

她的教育理念為:既然社會是殘酷的,就不要提供一個虛假的友好環境給學生,老師的責任是在課室中模擬這個殘酷的現實社會,讓小孩子早點知道,要不學懂安守本份,在建制中偷生;要不就成長起來,明白反抗的代價,尋找真正的自我。

真矢老師前兩年失蹤之迷,原來是因為堅持自己的教育想法,結果出事了,被迫要到「再教育中心」。沒有想出來後,沒有令她妥協,還是用這同樣的方法教學。

有一幕,真矢被教育部調查,班級主任直接地問她:「為何要迫自己上絕路?」真矢先是沉默不語,然後回過頭來對主任說:「當初入行時,你也有這種教育熱誠吧。」

的確,教育可以是消磨人意志的行業。初入行的老師都滿懷理想,但明白到制度給與教育的制抓,幾近瘋狂的分數情結,熱情就會指數式下降。老師,由傳教式的使命變回一種職業。

不隨波逐流,有獨立思考的人都是孤獨的,但這種孤獨對於老師更嚴重。

在畢業典禮時,真矢一個人在教員室裡把每個學生的檔案諗出名字,然後刪除。老師只是學生(尤其是小學生)生命中的過客,一個印象。即使老師付出無盡的心血,有的學生會恨你,有的學生會感恩,有的學生會當你是一個笑話,但都很難成為學生人生中重要的一個人。尤其是在現在的教育環境下,每年換一次老師,上課的時間多,但真正相處的時間少。教育家是寂寞的,因為你每天對著的人都不了解你的心意。

哲道行者,不一定都驚天動地,在平凡的人生中堅持自我,更為可貴。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