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16th Dec 2006, 2:13 AM | 中國, 新聞, 香港

該女生試圖以一萬元賄賂教授考試放水,一萬元對於教授來說太少了吧。

我想教授最怕的,是被學生作弄,如果他收下了,結果是學生玩野,揚了出去,工都沒有了。一萬元這個小數目,卻有這樣大的代價,怎樣貪的人也能忍吧。

女生在法庭的供詞更搞笑,說是「對香港反貪條例不熟悉」。大姐,這個犯罪行為,難道在大陸是合法的嗎?係,係有潛規則,但怎樣也不會認為是合法吧。若真的以為是無問題的話,何不干趣叫全班夾錢?一個出晒一萬,好傷喎。更不必寫匿名電郵,上課時舉手問阿sir,放水一題多少錢?

不過城大的做法有點反常。通常是校內處分低調處理息事寧人,好聽點就是給學生一個自身機會,其實是為免影響學校聲譽。或許這次不是考試作弊那麼簡單,涉及賄賂,如果學校知情不報後果更嚴重。

讀到博士還這個樣子,這次走掉以後也難保學術造假...好像又扯得太遠了,還是不好聯想。剛來香港就要坐牢也挺可憐。

香港城大正研究處理陳靜 教授稱要維護學術正義
香港城大內地女研究生賄賂教授被判入獄



andrew | 15th Dec 2006, 2:28 PM | 新聞
香港政府要拆鐘樓,話拆就拆,充分表示了特區政府的心態:香港不是人住的地方,只是個商業區。生活質素不重要,歷史記憶不重要,社區情感不重要,搵錢最重要。


andrew | 14th Dec 2006, 12:24 PM | 網摘, 搞笑

0.002 cents/kb,用了 35,893kb,要付多少錢?Verizon 話,72元。
如果計算機太難用,建議 Verizon轉用 google

還有:http://verizonmath.blogspot.com/



andrew | 13th Dec 2006, 9:54 AM | 生活, 中國
(一) 稅
mitbbs 已成為我明白國內外大陸人的重要途徑之一。中國人都很有趣,見面是總是笑容可菊,在網上卻什麼髒話都能說出來。或者在這個虛擬空間人才能表達心裡真正的想法吧。

今 期中國新聞版說了很多香港。原來很多大陸人不滿香港人不用向中央繳稅。當初基本法為何這樣定我不知道,但香港只是一個七百萬人口的城市,或許多他不他,少 他不少吧。但這亦解決了我在世界盃期間的疑問:為何香港沒有免費的中央電視台頻道?原來是我們沒交稅。我覺得這個想法很有中國特式,就是自己吃了虧,給人 佔了便宜,覺得很氣憤。不過在論壇上的,不是閑人就是比較激進的人,還是不要看得太認真。


(二)遊行
記得有一次有個大陸人向我投訴,為何香港七一遊行了?他覺得內地還有很多需要,就何香港人就不能忍讓一下,急於爭取自己的權益呢?這一問倒令我發現這樣的考慮重來不在我們的思維中。自己的權益就要自己爭取,也從來沒有想過權益會是一塊餅,拿了一忽就少一忽。

我 常有個假設:人的想法是長大後很難改變的。如果說是和教育有關,這種想法和社會主義思想很相乎。社會主義相信社會的資源是固定的,一個人富了就代表另一個 人窮了;資本主資相信貿易能把整個社會的資源提高,貧富是有差距,但大家都比從前富有了。我不認為大陸有多少人信共產主義,但對這個問題沒有真正思考過的 話,很容易變成思想的一部分。

(三) 民主
很多人 buy,我亦聽過很多次的一個觀點,是香港人為何在英國統治時不搞民主,到了回歸後才搞。所以有兩個可能性:1. 搞民主是被外國勢力煸動的,想對中國不利。 2. 香港人看不起大陸。

第一個也有可能,但我看是雙贏,但我看未必是壞事,能為中國民主打開多一個缺口。第二個很具煸動性,引起了不少情緒。


andrew | 11th Dec 2006, 5:29 AM | 科學
科學中有沒有吹水?我相信是有的,就是大名頂頂的弦論(String Theory)--至少在表面證據看來是。

"Not even wrong." 是著名物理學家泡利的名句。他生性挑剔,邏輯性很強,當有人和他討論問題,他認為別人錯了,他會破口大罵,有三種嚴重程度,分別為 "Wrong", "Very Wrong"和 "Not even wrong"。"Not even wrong"是最嚴重的錯誤,意謂:連稱為錯的資格都冇。

Not Even Wrong 也是一個批判弦論的博客。弦論被某些科學家稱為終極理論,有希望解決量子力學和相對論的矛盾,在一個理論架構中描述所有自然現像。但可惜發展了幾十年,數 學方程一大堆,電視節目吹得天花龍鳳,但在科學最基本的要求:一個和已有理論不同,能証偽的預測都沒有。既然不能驗証,有人說就不是科學了,只是數學遊 戲,Not even wrong。

為何會有這麼多人研究呢?據說是因為絃論有個很妙的數學結構。因為數學上美妙而堅持是現實也是個不錯的想法。以狄拉克的反物質理論為例,因為他在自己方程 出解出了負值的能量,要是普通人必定想:能量是負值,方程一定有問題,然後重頭做起。但他卻說,這方程太美妙了,棄之可惜,應該是有負能量的粒子存在,就 叫它們「反物質」吧。起初大家都以為他瘋了:你幻想有就有嗎?結果真的是有。

但現在的問題是,因為數學的優美而研究下去,但卻幾十年都沒有一個結論,一個了斷,還是繼續下去。擺在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絃論還是不能作出科學性的預 算,然後再過幾十年等這一代的弦論科學家去世,慢慢被人遺忘;另一條路是終於有科學家能作出可驗証的理論,為弦論的是非成敗做個了斷。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