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10th Feb 2007, 2:44 PM | 文化, 科學, 經濟
張五常最近談到 virtuosity 這個境界:

(2007.01.19)Virtuosity

(2007.02.08)大演奏家

此字或可稱為「大師」之類,有輕鬆揮袖而成佳作的能力。

在經濟學中,他評到哪些人是 virtuosity,哪些人不是。對這些經濟學者的著作實在不了解,還是聽他好了。

他提到科學中,牛頓、愛恩斯坦雖然成就偉大,但也是嘔心瀝血而成。相比之下,提出進化論的達爾文功力更高。

我想看任何量計科學(如物理、應用數學)的文章,都不可能認為作者能輕鬆成文。即使作者真的是這樣不費力地完成文章,讀者的數學基礎不足,以及沒有學懂作者以前的理論的話,是不能看出該文是否輕鬆而成。

我讀過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也讀過他的傳記,他對進化論的思考,是通過幾十年對生物觀察的詳細記錄,然後作出的猜想。創作過程比25歲就提出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愛恩斯坦嘔心瀝血得多了。

當 然,學問本質的不同也能解釋部分原因。純生物學是以觀察為主,在龐大的觀察資料中找出異同,作出猜想,需要特別多時間精力。物理理論能從幾個假設開始進行 數學推理,重點不是數學的推導過程,而是發明那幾個假設。以愛恩斯坦的相對論為例,只假設了 1. 光速不變 2. 物理定律對於均速者不變,就推導出狹義相對論,把當時實驗和理論的矛盾解決了。

在數量科學中,有沒有被認為成為巨作毫不費力的大師呢?有不少,美國物理學家查理費曼、前蘇聯物理學家列夫朗道就是例子。費曼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遊戲人間,輕鬆完成量子力學的重要工作;朗道博大精深,任何問題他都能以最簡單直接地解決。但這只是他們給人的印像,是不是他們不用努力,就能完成巨著?讀過他們傳記的人都知道,他們不但比常人聰明,更比常人專注,比常人努力。

演奏家也好,作家也好,科學家也好,不比常人努力決成不了大師。所謂大師,不過是給人形像。問題在於,是隱藏自己的努力,還是明白地表現出來吧。


andrew | 3rd Feb 2007, 7:53 AM | 個人, 生活, 電腦, 人生
上網
忽然發現,自己花得太多時間上網,主要在bloglines中渡過,其次是 click 入 bloglines 的訂閱文章。

如果我能將這些時間來學些細藝,一兩個月工夫就能學多樣新東西,過份緊貼資訊實在不值得。

立場
越來越懷疑理性對人的意義。見過太多人因為自己的立場,看到的資訊都扭曲了。我幾乎能從一個人的背景猜出他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因為有了立場,才發明支持的論據,像個作文題目,何患無詞。即使辯論多少篇,立場都不會因為道理而改變,改變了的只有下次辯護的技巧。

要改變一個人的立場,理論是最差的方法。或許只有經歷才能。

人生
有位朋友讀完理科博士後投身金融界了,說真的,我也有想過。

當自己能看到以後的路,看到在走下去就會像身邊某些人一般過生活,就有「不過如此」的感覺。

提不起勁不是因為那些人生不精彩,而是知道這個遊戲就是這樣玩,知道自己玩得來,就好像沒趣味了。

有時覺得,自己其實是喜歡未知的領域,能看到山頂就不想爬上去,因為爬了上去也不過如此。總要亂闖一下才過癮。但卻有另一把聲音告訴我,及早選定行車線,路會容易一點。而且我心底我明白,走哪條路,最後也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