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26th May 2007, 9:27 AM | 政治, 中國, 香港
馬力之前拿六四出來講,都幾發人深思,大家都討論他為何要講,講了有什麼好處,這就真是只有他才知道。

我覺得有趣的是,六四可能永遠是個「政治不正確」的話題,而這種現像有兩方面。

先看馬力說了什麼,他不滿教師把六四形容為
  • 屠城
  • 血流成河
  • 坦克車把學生輾成肉餅
坦白說,這些是否歷史事實真是還沒有定論。六四只發生在天安門,一個開槍驅趕學生的黎明,頂多是「血腥鎮壓」,離屠城還有很遠。我相信有很多學生市民死傷,但說是血流成河則太誇張了。坦克車輾過學生至今還沒有確定的資料,去年 PBS 的特輯 "The Tank Man" 也專門深討了這個問題,哪人有沒有死,真正的身份是誰至今還是一個謎。

基本上,馬力說的都是事實,但為何受千夫所指?說這話,政治不正確也。在香港,只要有任何聽起來是否定六四的言論,就可以定罪了。

吊詭的是,只要一過羅湖口岸,在大陸的土地上,哪邊是政治正確就馬上反過來了。要是誰支持六四,我們的中央政府都會視為禁忌,打壓下去。

於是,談六四是一件兩邊不討好的事情,政治人物怎樣提起也是政治不正確。要提,要麼就像民主派般和大陸劃清界線,只接受一邊的政治正確立場;要麼就像其他和人一樣,隻字不提好了。

這種政治取向分割的怪現像,是由於中國還不是民主國家,民眾的聲音還不需要尊重到這個程度。如果我們的國家主席都能有效地代表我們的選擇,情況就不一樣了。


andrew | 9th May 2007, 1:14 PM | 文化, 科學, 經濟
發現許寶強這個「文化研究」學者很喜歡講經濟,正如張五常說,若有物理學者講物理,大家都收口說我不懂;但若有經濟學者講經濟,大家都說「我也懂!」

這 涉及一個問題,經濟是不是一門硬科學呢?還是人人都可以吹到一咀的社會科學?能否吹下去,要看科目的本質是否俱可驗性。例如:「儒家文化導致中國人的奴 性。」這個文化研究命題,在本質上幾乎不可驗證的。即使能準確地定義何謂儒家文化,何謂中國人,如果証明「導致」與怎樣量度奴性涉及方法學的高深問題。不 能證偽,不能量化,就只好吹水了。

那麼經濟學是否一門像社會科學的吹水科目呢?我也不能下一個定論,因為「研究」經濟的五花百門,流派很多。一樣學問有他的觀點,無可厚非,但很多觀點都只是個人意見,如果整個理論都只是由觀點組成,沒有一些可以驗證的方法,我就認為沒有意思了。

例 如許生不斷行文聲討的「自由經濟」,其實是可以化為一個可驗證的命題,即是「奉行自由經濟是否令一個社會富有。」這個世界有不少國家,不少經濟數據,如果 能夠把獨立因素控制好,應該是能夠得到結論,可以驗證。得到的結論都是在一個方法的前題下,你可以不同意我用的方法,可以討論為何不應該用這種方法去分析 數據而應用那種,但在大家同意了方法之下,每個案例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相同的結論。

所以我認為,要討論這種經濟問題,應該從方法學上去討論,而不是清談或推理。如果世事的前因後果都能在腦袋裡想得清楚,希臘哲學家的「思想科學」就用被後來的實驗科學取替了。

許 生的最新系列:「正解阿當史密斯」,以自由經濟學鼻祖著作裡的句子反對自由經濟,以這種方法來印證自由經濟的錯,又有沒有看頭?在方法學上,這種論証方式 叫「訴諸權威」。在思考方法中,訴諸權威不算是思考謬誤。例如你說「醫生話吸煙會致癌。」你本身不是醫學研究學者,沒有親自做過醫學統計,也不明白這項統 計的數據是什麼和怎樣分析,但世事總不能事事都親力親為,所以只要訴諸可靠的權威,也是個良好的思考習慣。

但這種訴諸權威的辯論方式,在這個經濟問題上對不對呢?我認為不對。無錯,阿當史密斯經濟學了得,但也不能當他出口的句句真理--即使愛恩斯坦話相對論 錯、達爾文話進化論其實吹水,都無關重要,因為這些理論都己得到大量事實的印證。至於史密斯先生的話對不對,不是決定於他的經濟學成就,而是取決於這句話 (在某種驗證方法下)和現實是否相乎。


所以如果要清談的話,還是談一個社會文化之類不能驗證的話題,也是很重要的話題,只是陳述觀念,不用驗證對與不對,不是更過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