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27th Jul 2007, 11:35 PM | 美國, 政治
美國總統選舉將於 2008 年舉行,今次選舉特別的地方,官方的選舉團和傳媒已不再獨佔說話權,民間的獨立搞作,風頭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像網誌打破了報紙傳媒的一唱一和,個人的聲音有了放大平台,這次選舉首先起熱潮的是支持民主黨提名候選人奧巴馬 (Barack Obama) 的 Obama Girl。  Youtube 短片 "I got a crush on Obama" ("我愛上了奧巴馬") 於六月份推出,描述一個少女如何被奧巴馬吸引,換來一片好評,收看人次以百萬計。原來這影片是獨立製作,奧巴馬的助選團表示他們和這影片無關,也不願致評。好,先去片:
影片非常收得,先引起網上廣泛討論,以至各大媒體報導,Obama girl 更一炮而紅,成為家傳戶曉的人物。
有些人見 Obama girl 的政治搞笑路線大有市場,也為民主黨的另一提名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製作了更搞笑的 "Hott 4 Hill",片中衣著性感的女小學教師愛上了同是女性的希拉里,相信令支持同性戀的民主黨哭笑不得。好,廢話少講:
不難發現,短片越來越惡搞,越來越失控。例如其後又出現了共和黨提名候選人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 "I got a crush on Giuliani"("我愛上了朱利安尼") 和 麥凱恩(John McCain)的 "McCain Mama" (麥凱恩媽媽):
這些民間自製短片的出現,風頭甚至蓋過傳媒和助選團,使這個世界出現了被三種聲音,而不再是公式化的傳媒和候選人一起做 show。 對於選舉團來說是喜是悲呢?故然有 Obama girl 這種以輕鬆幽默地支持奧巴馬,也有諷刺為主的"McCain Mama"。傳媒和助選團以不能控制選民獲得的訊息,也代表了大家早已厭倦了公式的問答,努力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

andrew | 26th Jul 2007, 8:09 AM | 搞笑

這樣鼓勵市民打蒼蠅有沒有用?

洛陽市今年初已經開始「創建國家級衛生城市」(簡稱「創衛」)行動,但隨評估期臨近,一個街道辦事處為催谷成效,推出「每打死一隻蒼蠅獎勵5毛錢」的政策,認為獎錢比罰款更易鼓勵滅蠅。

好快見到人人在街上追住蒼蠅來打?更可能是,好快會有人養蒼蠅然後打死它們賺錢。或是,發明假蠅死屍...

-----------

穗下軍令狀爭做衛生城市
連敗17年 絕地一搏
2007年7月26日

 (閱讀全文)

andrew | 26th Jul 2007, 2:44 AM | 美國, 經濟
昨日信報林行止說美國股票分析員錯得離譜:
二○○○年,美國專業股評人發出二萬八千多份股評,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點二是介紹投資者(客戶)購入或持有,建議沽出的只有不足百分之一;可是,這一年,美國股市跌得昏天黑地,股價跌掉一半的比比皆是。


股票報告一般都好 user-friendly,你有半小時可以看全文,只有一分鐘的話亦可只看兩個部分:購買建議和一年目標價格。

購買建議是有點 tricky的,理論上有五個評級:strong buy, buy, hold, sell 和 strong sell,但一般的分析員都不會建議 sell 和 strong sell。試想想,如果你分析的那家公司股票無人問津,你還有存在價值嗎?而且和該公司打好關係也很重要,不然下次對你言而不盡,令你的分析錯得離譜,你 很快要轉行了。

但那投資建議是否沒有用呢?又不是,一般人的習慣是把 strong buy 看為 buy,buy 看為 hold,hold 看為 sell。所以林行止這樣說不一定對,因為大家早己習慣了沒有「沽出」(sell 和 strong sell)這個建議,對投資建議進行以上的解讀。

我認為看投資報告是很有用的,因為當中有一般人不知道的公司狀況和行業處境。有的分析更叫人拍案叫絕。記得看過一家售賣電腦圖片的公司的報告,該公司剛引 入新的經營模式:由向插畫作者購買每次使用版權,改為收集插畫的版權,以減少成本,增加利潤。這本來對投資者來說是個好消息,正路的分析員會調高盈利預 測。但有一個分析員在報告中說,這樣簡單的商業智慧,為何到現在才運用?可見這行業競爭大,利潤已飽和了。事後証明他的分析是對的。

如果分析員真的如此沒用,投資銀行又怎會花大錢養活這些人?所以看報告,一定要看內文,再加上自己的分析。




--------------
信報 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 2007-07-24
犧牲大我 成全小我的股評


 (閱讀全文)

andrew | 25th Jul 2007, 7:27 AM | 電腦, 經濟
facebook 是 social networking 的平台,不過就比較 high。有人話 myspace 是比靚仔靚妹玩,而 facebook 就主要比大學畢業生。

facebook 的 CEO 只得23歲,究竟 facebook 會不會是下一個 google 或 apple ?  《Economist》最近有談及。我覺得 facebook 當然有得做,因為一開始 target 在高收入的社群,商機當然有。

但我越來越不愛用了。每次使用都好像被監視一樣,寫下無聊低能的東西在一個朋友的 wall 上,其他朋友的 mini-feed (每次看見都想起 mini-me...)馬上顯示出來。每次 update 一點 profile,其他人又知道了。真是做什麼都要想清楚。總之就令人毛管動!

facebook 的出現相信對一些社會科學研究好有用。正如 Economist 那篇文章提到,人際關係網絡是可以用 graph theory 來分析。每個人都是一個一個點,如果互相認識就用一條線連著。早幾年發現,原來這個世界真是很細小:在美國,每個人之間只隔六個朋友,即係隨意選兩個人A 和B,A的朋友的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會認識B。此外,


andrew | 24th Jul 2007, 6:18 AM | 政治
哲學教授又有談民主的新作,詳見 loong5兄的評論及原文

他提議「以教授為精英」:

由本港九間大學的正教授組成「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如嫌人數太少,可加入所有副教授。此委員會可以舉行多次非正式提名會議。
具體細節就不談了,背後的理念是教授們都是俱知識的精英,有超過常人的理性,不容易被迷惑,也沒有商界的利益衝突,而且一般來說知識份子比較愛國。

坦白說,我從不認人為在學界的就一定理性非凡,混日子、故弄玄虛的其實不少,有的更不自知。不過我同意統計上一定是在平均以上。

至於利益衝突就很難免。教授要研究經費,加人工,要是那個政客認為要大搞高等教育, double 研究開支,教授們能不為所動嗎?說到底,政府是把資源再分配的一個大餅,只要資源是有限的,權力就暗示利益了。

在很多民主的討論上,都側重於民主能否選一個最好的領導者。我已接受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民主制度是不能保證最能幹的人當選,只是權在民手,政府不敢任意向人民開刀罷了。

因此,這投票權可以看作一個人的資產。在美國印度人比中國人懂得爭取權益,因為印度也是個民主國家,他們都懂得玩民主制度的遊戲,要政客以利益來交換選票。反觀中國人就算成為了公民,也不去投票,不去爭取,是浪費了手頭上選票這資產。

當然金錢這資產也能影響權力。金錢可以來已投資、創業、遺產等,但不是每個公民都有。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保障了每個人都至少有這個資產,就算沒錢沒勢,只要你願意運用這個權力,都能最低限度地保護自己。說到底,民主是權力制衝的機制。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