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ndrew | 30th May 2008, 11:49 AM | 美國, 中國, 吹水, 新聞
最初聽到莎朗史東的 「 karma 論」時有點震驚,為何一個五十歲的人會說這樣幼稚的說話,私底下和朋友說也算了,還要對著五六支咪、幾部攝影機講,這番話注定要在youtube輪迴數百萬次。同一時間,我得她這次一定「賴野」,以中國網民的性格,聲討是必定的。

老實說,我對西藏問題不太了解。我看過很多有關這方面的文章,但有很我無法判斷真偽的資訊。

處身於美國,我對藏獨份子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很反感。他們的 cause 可能是合理的,但有理沒理的把西藏說成中國政府不斷施行暴政、殘殺的地方,實在是說不過去,離事實太遠。但有趣的是,竟然有不少人相信,或許不少對中國的 認知還是幾十年前的 "communist",正如CNN某些主持講中國時不說 China,硬是要強調是 Communist China。(其實我覺得中國比所有西方國家都更資本主義。)

不是馬後砲,我早就說過抵制很有用,沒有公司願意失去中國這個最龐大市場,結果莎朗史東的電影要易角,可能連Dior的代言人地位也不保。其實道歉也沒用了,karma論中她說得眉飛色舞,令人覺得是出自真心,前幾天全中國才默哀,這番言論觸動了大家的神經,老實說,我很反感。

另一個問題是,正因為公司、國家都投鼠忌器,藏獨的財政和政治支持會不會越來越弱?

莎朗史東的karma論是否成立我不知道,但沒想到她的karma會來得這樣快。



andrew | 27th May 2008, 12:18 PM | 哲學, 信仰, 吹水
夜欄人靜,把一切人和事、過去和將來都拋諸腦後,只感到這一刻的存在,每次都會感到存在是這麼真實,同時又不可理解。或許這個世界和我們自己為何存在是個 無法回答的問題,但有時我又覺得如此重要。我們知道這個世界和我們自己從何而來的話, 或許我們消耗一生去追逐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一堆價值、意義和名利,是由於我們需要一種麻醉劑,令我們不用去想這個難解的問題。

可能以前很多人都想過這世界從何而來這個問題,但他們的想法不重要,我不想花也機去了解每個哲學家的世界觀,因為不可能有人知道答案。如果存在是主觀的,我不能証明你存在,你也不能証明我,或許更重要的是自己真正思考過這個問題。

當然,真正的答案可能很簡單:這個世界有一個創造者,或這個世界沒有創造者,即宇宙誕生於無。

有創造者也不代表這個創造者要有另一個創造者來創造,正如上一篇說過,宇宙以外的世界是我們不可理解的,我們這世界的定律以至邏輯,在宇宙以外是否成立是我們無法得知的。那麼人類的存在可能有客觀意義,視乎創造者的「原意」。至於「原意」是指什麼,各宗教都有不同的提議。

沒 有創造者的話,宇宙從無而生,沒有理由的開始(宇宙背景輻射支持宇宙曾經誕生而非無始無終),不知會不會結束。這樣的話,人活著是沒有客觀意義,所有意義 都只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們的理想追求、成敗得失、榮譽羞辱,不過是宇宙生減之間的過眼雲煙,在我們的存在消失以後變得毫無意義。我覺得這種世界觀和 佛家有點相似,「涅盤」就是不再被人的情欲迷惑,看清楚存在虛幻的真相。當然,即使你看透了,也不一定要無欲無求,可以反過來利用欲望的滿足來為自己產生 快樂--在這種觀念下,快樂就是存在的目的了。

以上是其中兩個可能,還有一個就會像電影matrix所說,這個世界其實是個電腦程式。這也是有可能的,即使現在的電腦,要模擬已知的物理定律是沒有概念 上的問題,只是電腦速度上的問題。但果這個世界是模擬出的話,模擬這個世界的世界也可能是模擬出來,到最後必定要有一個物理世界是真實的。那麼這個真實世 界也要是以上的兩個可能性其中之一了。

andrew | 22nd May 2008, 9:22 PM | 中國
以下是一篇在清華教書的一個老外的文章,在四川地震後,他在課堂上和學生討論中國政府應該先幫助四川災民,還是幫助更嚴重的緬甸災民。

結果當然是「賴晒野」,惹來學生史無前例的怨恨。

然後他反醒到:

Or maybe it’s just a matter of timing. Imagine a professor in New York, just after the 9/11 attacks, asking students to argue about whether donations are best spent aiding relatives of the victims of those attacks or victims of war abroad. He might well have been shouted out of the room. But a year later, say, it could have been a subject of discussion. The question, I guess, is whether my students and I will be able to debate China’s global obligations a year from now.

其實現在中國的狀態和美國 911後是很相似的。在地震剛發生後,中文傳媒都選擇性報導正面的救災消息。如果說這是傳媒「大陸化」就錯了。很多西方媒體都喜歡猜測這次救災是否做 show,但我聽過不少在現場的外國記者,在訪問中都反駁這個觀點。為何這樣呢?他們在現場看到的是前線人員馬不停蹄地救人,人家在生與死的關頭,你還說 這些話,真是太涼薄了。在美國911發生後,美國很 liberal 的傳媒都突然變得很愛國,多報導正面的新聞,為讀者療傷。

不過昨天打開了 cctv4 看了一回,全是歌功頌德,看了一會就沒法看下去了。我不否認政府做了很多,但這個史無前例的災難,沒可能解決得這樣完美吧?

----------
New York Times
China’s Class Divide
By DANIEL A. BELL
Published: May 21, 2008

AS tragic as the Sichuan earthquake has been, perhaps it can do some good by helping dispel a widespread myth: that the new gener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re materialistic and selfish.
 (閱讀全文)

andrew | 21st May 2008, 10:31 PM | 有感

我對於動不動就說「賣國」、「漢奸」的「愛國分子」很反感,大多數時候都不屑國家主義的情緒過於高脹。他們愛國愛得很小氣,容不下反對意見,好像現在政府的做法一定是最好。要是有不同意見,那麼你就是收了外國錢的「網特」了。

但很多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有愛國的情緒。

在這次四川地震中,我的關心和幫助不單是基於同情,而是感受到失去同胞的切膚之痛。要是地震發生在中國以外的地方,或許我也會捐贈,但一定不會這樣關心了。

為何我們天天留意著地震的消息、為素未謀面的中國人哀傷?不只是出於憐憫,而是我們都有共同歷史、文化、語言。換句話說,我們的根都在那裡。

 

 


andrew | 16th May 2008, 11:08 PM | 政治, 中國
無可否認,中央政府在這次救災的表現很好,如果要說中國的政體能在什麼地方體現比西方國家的優越性,這次救災所表現的機動性、組織全國資源的力能,是西方民主國家無法比擬的。

例如 2005年8月 Hurricane Katrina 對美國 New Orleans 進行嚴重破壞後,地方政府與聯邦政府都不能有效地領導救援工作,互相推卸責任,以致有些人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支援而死於缺水和暴力事件中。或許這些都是由於 各州各市平時各自為政,到了緊急關頭,聯邦政府反而發揮不了調遣全國資源的能力。

現在的中國,在經濟發展上基本上分權,各地自己找尋優勢發展,帶來了史無前例的效率。可是在政治上,還是中央集權的。如果在這結構下能再引入民主和對人權、自由的保障,說不定能發展出另一種優越的政體。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