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1st Apr 2008, 4:21 PM | 政治, 中國, 新聞
這次西藏暴動,中國的做法沒有什麼不對,但奇怪地卻受盡西方政府和人權組織的指責。

任何一個地方有這樣的暴動,都必定要作出鎮壓。如果這樣這樣的暴力行為發生在西方國家,也必是如此鎮壓。

中國有問題的地方不是在鎮壓這次暴動本身,而是長久的西藏政策的失敗。這麼多年,投入了這麼多資源,最終西藏人本身還是不滿。

一個說法是達賴所謂的「文化滅絕」,我覺得可信性不大可信,西藏本身還是保留了自己的宗教系統,而許多外地人搬進西藏,也是經濟發展必需的,如果是文化滅 絕為理由,把西藏封鎖,可能是僧侶的願望,卻不見得一般市民會受惠。其實,如果信仰堅定,經濟發展也不一定會對宗教信仰作出壞影響,只是傳統的生活方式或 會改變。

美國傳媒這次報導西藏暴動的手法叫人失望。美國傳媒的問題是太多 biased,以主觀的價值和政治觀念報導新聞,結果是無論在西藏發生什麼事都是人權問題,更不惜把圖片、資料剪輯以支持自己的觀點。反觀我看過 bbc,economist的報導就比較中肯,有引述暴徒放火打人,而不美國傳媒般說成是政府鎮壓示威。

但無論如何,所有西方國家都強烈遣責,好像暴動是不應該鎮壓一樣,明顯是乘機抽水。

其實,像西藏一樣的主權問題多不勝數,為何西藏問題會這樣令全西界關注,以至達賴可以有個諾貝爾和平獎,以及在海外何以有這麼多藏獨分子,都是個有趣的問題。

我覺得問題不是在這次鎮壓本身,而是為何這麼多年來,中國這樣優惠政策下,西藏人為何仍然對政府有這樣的仇恨。

[1] Re: 上人
上人 : 要保有永遠的自主文化,真有可能嗎?中國歷代傳統上都會把外來文化熔合,甚至消滅的前科...(你看看五胡亂華,五代時代,至近代的滿州等就知道)西藏人(特別是僧侶)又怎會不害怕呢?至於所謂西藏的一般市民,又會漸全西藏人口百分之幾呢?我不知道,但我總覺得僧侶比例應該比一般市民多吧!

假設閣下中國文化是指漢文化,閣下的說法則未免牽強。

首先,滿族入主中原是以王者之身進關,如果硬說成是漢文化把滿文化消融、磨合甚至消滅,是否匪夷所思?一個皇族怎可能容許被統治的種族行如斯事?

反之,翻開歷史遺留下的資料去看,康、雍、乾三代皇帝正是把滿漢文化融合的代表人物。

至於五胡亂華的時期,所謂的五胡(其實不止此數)的少數民族,其實是指已有幾代漢胡交婚後子裔,當中不少的所謂胡人,實是早已得襲漢文化兼且已將自身文化匯入其中,而得以成其事又不是漢人的功勞,相反是他們(胡人)取其所益而行的一個事實。

再者,從來文化滅絕的唯一途徑是把整個文化體系的重心除掉,即以人為本的族群。否則,文化只有被消融磨合而產生以舊為本的新文化。

對於中國歷史,我們要了解清楚的話,不可能單靠通史、正史所列,更重要的是查閱那個時代相關的文獻,否則是無法看得透澈的。

至於,我以上所論是否正確,閣下可先查證,然後更盼不吝指教。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st Apr 2008 8: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這是一場另類戰爭,你準備好沒有?

這兩星期多來,我一直在看西方不同傳媒如何修理北京,愈看、愈想、愈感覺不妙。一般某一傳媒會因某種原因修理某國政府,那是常態;但同一時間,不同國家的媒體都唱著相同的調,這似乎有點難以令人致信的地方。

西方人士對東方世界的事情不甚了了,我也不感覺甚麼。但同時犯同一樣的基本錯誤,確是令人費解。君不見德國媒體,一律的張冠李戴,用尼泊爾警察打壓藏族示威者的圖片算到中國警察上。美國Fox更離譜,用印度的圖片蒙混讀者,中國武警一下子全入了印度藉。

閣下文中提及的‘相對中立’ 的BBC,原來亦與CNN同一鼻孔出氣,他們都共用同一張經刻意剪裁過的照片,那絕不是巧合,不要告訴我CNN與BBC的編輯是同一班人馬。我如信的話真是Twins粉絲,我太天真我太傻了。

再想一想這這次西藏暴動時間上的安排,不能不說,我們作為中國人,有合理的懷疑:那是一場按一無名指揮在幕後策劃的反華大合奏。

一、 每年三月初,藏民尤其海外的藏民,都會循例舉行一些抗議活動,以紀念59年的西藏事變及之後的達賴出逃。今年演變成這麼血腥的流血暴動,襲殺漢人,縱火搶掠,實為罕見。而在同一時間,海外藏民在世界不同地方襲擊中國大使館,同一手法,同一口號,沒有之前的策劃,難成其事。

二、 西方傳媒同一口徑,甚至用同一材料,簡直是神奇。

三、 明明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暴力事件,人家就不相信你的數據,反而經常引用那沒法核實的,遠在印度北方一個小地方發出來的資料,一個自稱為西藏流亡政府的組織的數據。那是巧合?西方人士經常說的求證精神在那裡?

跟著要問的是究竟發生什麼事。看國內網站的討論,那是一場多國向中國發動的非常規戰爭,或可言之為傳媒或宣傳戰。數年前一本很流行的書《超限戰》,但它沒有提及傳媒戰,實為它不足之處,但以作者當時的時空,難以想像日後傳媒戰的威力,故文中沒有提及亦屬情有可諒。

說目前是一場沒有流血的傳媒戰,並不為過,戰爭的最終目的是要摧毀敵人或你不喜歡的人,當然最大的摧毀莫如經濟方面。如今奧運已是一場經濟遊戲,經濟,政治方面的考慮大大超于體育的層面。在傳送聖火的時間來過不同變奏,不但破壞今年奧運情緒的醞釀期,甚至會減低數月後奧運期間世人對此活動的關注程度。目前還沒法估算此一鬧事對整個奧運經濟效益的影響。

如果是一場戰爭,看看咱們‘軍隊’對進攻我國的入侵者的表現,那真是慘不忍睹。共產黨宣傳機器一直是在劣勢中防守,應對失措。沒辦法,共產黨的宣傳戰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

但諸位,這次真的只是共產黨自己的事嗎?那是關乎我們中國或漢人的大事!

首先、藏胞對我漢族同胞的誤解甚至目前的仇恨,我們可以不理嗎?在香港等華人眾多的地方你們可能沒有機會碰見藏胞,但在海外,這段時間藏人對國人仇視的態度,不能不讓我們擔心。一些藏人侍者,不但用仇視眼光看漢人食客,甚至有拒絕服務的情況。那可不是小事情。這種情況,就算向當地官方投訴也沒用,因為老外早就站在藏胞那一邊,奈何?

目前几乎所有的外國人都說我們中國人是侵略者,霸佔了人家的地方,這只死貓,單靠共產黨的對外宣傳戰略手法,我們是吃定的了。我多年的認知,中國人百多年來都是被侵略者,只有挨人家打,忽然變成殺人如麻(按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稱,多年來有過百萬藏人被漢人屠殺,你我都有份)的侵略者,我弱小的心靈很難接受。

面對如斯境況,另類戰爭情況下,而我們的官方守戰之士又如斯無能,我們應如何自保,或更崇高一點保家衛國?

諸位看官,這是非常時候,我們再也不能袖手旁觀,看那無能戰士應對失措了。我們應該站起來,出我們一分的力,一求自保(抵抗那西方別有用心的描黑,凡是漢人都有份),二要為中國未來盡點力,為漢、藏兩民族大和解作點小貢獻。

但我們這班Aberdeen(香港仔),能做什麼呢?最佳的做法,就是去了解西藏的情況,了解它的歷史與它與漢人的關係。當你碰到老外,你知道怎樣回應他們無知的指控,一是自保,二是給他們一個更正面的西藏觀,幫我們討回我們應得的是正面形象。但首先,你得問自己,你對這塊中國的軟肋,認識多少?在網上,在圖書館,有關西藏歷史的材料多的是,只是你有沒有時間去碰它們吧。這是非常時機,是我們行動的時候了,你準備好了嗎?

(諸位有興趣,可看www.anti-cnn.com內的事例,西方傳媒亦因此而向中國道歉,是民間力量保家衛國的最佳見証,光靠共產黨,唉,甭提吧!)

2008-04-02


[引用] | 作者 hargaw | 2nd Apr 2008 4: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首先,我的出發點唔係鎮壓與否,而係以新聞自由的角度去睇西藏.
我想問下..除左身處西藏的居民及中共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外..又有幾多外人知究竟西藏發生咩事?你可能會話暴動,但我想講事發後,中共係唔比傳媒入西藏..我記得連香港都唔比,香港新聞來源清一色新華社..係人都知新華社係官方媒體,同美國的CNN性質差唔多..CNN的公信性人人皆知...講白d,連一個自稱"民主,公義"的國家都有d好似CNN咁的傳媒..何況我地"偉大的祖國",人地最起碼有一個健全的民主制度,有個保障;我地呢?"偉大的祖國"有所謂的民主制度咩?所以我相信中國的新華社比美國的CNN有過之而無不及.
"新聞"係我眼中係解作"新鮮的聽聞",係要有人報導,有人跟進先可以證實事情的真相.但如果由官方報導,再由官方跟進的話,可信性一定大減!何況事發地點位於一個專制獨裁的國家.如果當初中共肯比傳媒入西藏,西方國家一定唔會係到指手劃腳!!
至於閣下問及為何藏民仇視中共,原因好簡單,中共執政之後,因就西藏的主權問題有分歧就派兵打西藏,西藏戰敗簽左個協議,從此中共擁有西藏主權.
幾年後中共唔知痴左邊條線想短期內超英趕美,係藏族地區攪左個"大躍進",之後就暴動,中共武力鎮壓,達賴出走,成立左流亡政府.
但好多藏人奉達賴係宗教及精神領袖及我相信達賴的地位係藏人心中等同日本人心中的天皇一樣.所以無論中共比幾多利誘比藏人都冇用...佢地想要的就係達賴可以重返西藏,但"偉大的祖國"一日冇民主,達賴一日都冇可能重返西藏.


[引用] | 作者 daniel | 2nd Apr 2008 5:2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妖魔化的"西藏問題-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駁斥“輿論偏見”



來源: sunsetocean 于 08-03-18 23:16:18 [檔案] [博客] [舊帖] [轉至博客]
"妖魔化的"西藏問題-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駁斥“輿論偏見”

安琪



徐明旭先生是近年來在關于西藏問題的國際輿論中,以"反潮流"式的"不同聲音"而

引起矚目和爭議的。



徐明旭一九四七年生于上海,他的整個中、青年時代,是在中國特殊政治運動的顛

沛中度過的。他自幼好學,博聞強記,一九_年考上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理工大學),

文革初因"成分不好"(徐父曾在國民黨政府當過兩年文職小吏,"解放後"被中共迫害致

死)被"紅五類"打成"黑五類"、"狗崽子"。當時鄧拓是全國的"反革命大雜家",徐因學

習好、愛讀書,被指斥為"反革命小雜家"、"反動學習權威"而受盡侮辱。一九七零年"

一打三反"時,徐以惡毒攻擊毛澤東、林彪、江青的罪名被"工宣隊"打成"現行反革命份

子",經過上百次的批斗後,被發配到貴州一偏僻山溝的農具廠打鐵。一九七一年又以"

五一六份子"的罪名下獄。



徐明旭一九七八年考上杭州大學中文系研究生,攻讀現代文學,實現了他從小向往

的詩景風流的文人生活,成為文革後第一屆研究生。



一九七九年,他以中篇小說﹝調動﹞一舉成名,但在次年的反自由化運動中遭到猛

烈批判,與﹝在社會的檔案里﹞、﹝假如我是真的﹞、﹝女賊﹞、﹝飛天﹞等一起被列

為全國五大毒草。﹝調動﹞也因而被譯成法文、日文等多種文字流傳海外。



一九八一年徐明旭研究生畢業後,被變相發配到西藏。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因一篇

小說而被流放到西藏去的作家。



徐明旭在西藏文學編輯部受到嚴控使用。四年西藏的生活體驗,為他日後研究西藏

問題提供了最直接、最具體的信息來源。一九八六年,他因身體原因調到上海外語學院

對外漢語系教書,但由于西藏的高原病後遺癥,肺活量減少,講話十分困難,一年後調

到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工作。



徐明旭一九九零年到美國探親定居,初時有關西藏的寫作包括描寫西藏自然風光、

風土人情的散文、小說等。隨著與中國的聯系中斷,創作源也漸趨枯竭,搞中國文學評

論和研究幾乎不可能。于是,他對政治評論產生了興趣。



徐明旭所涉獵的西藏問題,是一個敏感的政治問題。他坦承選擇西藏問題,是因為

他是海外的中國人中少數幾個曾經在西藏生活工作過的。他說︰"我看到關于西藏問題

的謊言實在太多,鋪天蓋地。正 因為這樣,我有責任把西藏的真相告訴中國和世界"。




[引用] | 作者 CHECK OUT | 2nd Apr 2008 7:0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徐明旭指責"謊言",顯然是有悖于國際主流輿論的,很難為輿論所接受。他講的"真

相",也常常會遭到反詰。但是,他飽經滄桑的生活經歷,他被流放西藏的背景和他義

無反顧的精神,不能不引起人們對他所持觀點的思考和重視。在海外新聞自由的空間里

,這種不同觀點的踫撞,希望能夠褪去政治功利與虛榮,給人們以"真實性思考"的自由。



講真相遭誤解



安琪︰請問,你研究西藏問題的基本出發點是什麼?



徐明旭︰到美國後我看了一些中英文報刊,其中關于西藏問題的文章不少,但是許

多文章都是編造的,說中共在西藏犯了多少暴行,西藏人民堅決要獨立,西藏自古就是

一個獨立的國家,是中共侵略了西藏等等。這樣我就忍不住要寫文章來說明西藏的事實

真相。



安琪︰在每一次有關西藏問題的討論會上,你發言時都要首先聲明自己在西藏工作

過,是被中共迫害去的。這是不是說明你對听眾是否听得進你的發言有顧慮?



徐明旭︰就象我有一次在德國發言時一樣,有人說我在放毒,說我是共產黨的走狗

。這里我首先要聲明,我不是共產黨的代表,也不是共產黨的辯護士,我是被共產黨迫

害去西藏的。我既不親共產黨,也不親達賴喇嘛,我只尊重事實。我在西藏看到的事實

是什麼樣的,我就講是什麼樣的。這是很容易被人誤解的事情。



安琪︰既然你是到了海外以後才開始研究西藏問題,那麼你參考的數據、資料是從

哪里來的?



徐明旭︰有的是我原來就知道的,有的是我到了海外才搜集的。我在海外看到了一

些美國的藏學家的著作,他們里有兩個人,一個叫戈爾斯坦(Goldstein),是凱西保留

地大學教授,他精通藏文,著有﹝西藏現代史﹞。他的觀點非常客觀公正,跟我所說的

觀點相似。還有一個叫做格芮弗德(Grunfeld),他是紐約州立大學的教授,他關于西藏

問題的觀點跟我也非常接近。在﹝現代西藏的誕生﹞中他直言不諱地說︰一九五九年達

賴喇嘛的起義,是農奴主發動的叛亂。他在書里列舉了大量的事實,證明達賴喇嘛的很

多宣傳都是謊言。他說,一九五九年所謂的西藏起義,已經過去了二十八年,時間可以

證明,當時中共關于這一事件所列舉的事實和發表的宣傳,是真實的,達賴喇嘛的宣傳

是謊言。這話我都不敢說,他就敢說。



我有很多證據都是從這兩個美國藏學家的著作中引來的,而他們或者是從達賴喇嘛

的著作里引來的,或者是根據對流亡藏人的采訪,或者是根據聯合國的文件,特別是根

據他們自己在西藏的實地調查。



國際輿論都是達賴喇嘛的翻版



安琪︰你說在海外中文報刊上,關于西藏問題的觀點幾乎是一邊倒,那麼你了解到

的國際輿論是怎樣的?



徐明旭︰國際輿論絕大多數的宣傳是從達賴喇嘛那兒翻版過去的。國際上寫西藏問

題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沒去過西藏,去過的也是走馬觀花看一下。而我上面說的那兩個

人,他們是學者,是懂藏文的,他們先讀到大量的藏文資料,然後到西藏和印度達賴喇

嘛流亡政府的所在地去,實地采訪了達賴喇嘛當年的政府官員和當年叛亂的參加者,以

及上一代逃出來的在西藏生活過很長時間的難民,還采訪了達賴喇嘛本人,查閱了西藏

政府的檔案,他們才做出了上述結論。戈爾斯坦的﹝西藏現代史﹞是國際公認的最權威

的西藏史,他的副標題是"喇嘛王國的滅亡",關于滅亡的原因,他的結論不是說是因為

中共的侵略,而是西藏政教合一的社會制度太腐朽,它嚴重地阻礙社會的發展。這是非

常客觀的。



安琪︰他們的研究為人們所廣泛接受或了解嗎?



徐明旭︰美國的藏學界都知道。你所看到的西方報刊上關于西藏問題的宣傳,大部

分不是精通藏文的藏學家寫的,而是搞政治的新聞記者寫的。他們是從達賴喇嘛的宣傳

機構道听途說來的。海外民運人士絕大多數都沒去過西藏,他們關于西藏問題的文章很

多也是從達賴喇嘛那里批發過來的。例如曹長青從來沒去過西藏,他寫文章說中共殺了

一百多萬藏人。在﹝北京之春﹞一九九五年第三期里,我寫過一篇文章反駁曹長青,小

標題是"中共真的殺了一百二十萬藏民嗎?",我根據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檔案記載的中

共進藏前夕的西藏人口統計,和達賴喇嘛所承認的現在的西藏人口加以比較,證明西藏

人口在共產黨統治時期和漢族人口同步增長。如果象達賴喇嘛說的殺了一百二十萬藏民

,就算其中只有三分之一、四十萬是在西藏自治區殺的,根據達賴喇嘛的統計現在西藏

自治區有二百萬藏人,原來有一百萬,殺掉四十萬,逃掉十萬,只剩下五十萬,五十萬

人變成二百萬,那就不是翻一番了,而是翻了三番。也就是說,在共產黨統治下,西藏

自治區的藏族人口增長了三倍,這是世界人口史上的奇跡!是無法用生理醫學來解釋的

。對這個奇跡只有兩種解釋,要不就是中共殺掉了西藏自治區的一半藏人,給剩下的一

半藏人以極其優厚的生活待遇和醫療條件,從而使他們能以三倍于漢人的速度同期增長

。要不就是中共根本沒殺那麼多人。這兩種可能讀者自己會根據常識去判斷。



我用的人口統計數據,都是達賴喇嘛自己公布的,不是共產黨公布的。



揭穿所有的謊言



安琪︰請問你的這些你認為談西藏真實的作品,在海外引起了什麼反響?



徐明旭︰一般來說,中國人不管是民運人士或非民運人士,大部分是贊同我的觀點

的,因為他們看到我說的事實都是非常客觀的,



藏人當然幾乎全部反對我。美國人和西方的大部分人是反對我的,也有少數,為我

所講的事實所折服,比如我去年在德國漢藏對話會上講的時候,就有一個德國人站了起

來,認為我講的對,他也認為西藏獨立既無法理根據,也不現實。今年在倫敦漢藏對話

會上,有個老一輩的流亡藏人,是當年青海玉樹寺的活佛,他也贊同我的觀點,認為藏

獨不現實。



安琪︰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反對你?



徐明旭︰他們所受的西方媒體從達賴喇嘛那里批發來的宣傳根深蒂固,這種宣傳鋪

天蓋地,象我這樣說明事實真相的文章鳳毛麟角,而且發表的地方非常有限。



安琪︰在海外民運刊物上,你的文章會受到拒絕嗎?



徐明旭︰如果我不是以商榷和爭鳴的名義投稿,一般是不會發表的。所以我巴不得

有人寫文章罵我,有人罵我,我就有了發表的機會,如果沒有人罵我,我就沒有發表的

機會。我寫了很多很多關于西藏的文章,都發不出來。我向美國基金會申請研究西藏問

題的基金,人家一看我的經歷,非常感興趣,再一看我已經發表文章的觀點,反對西藏

獨立的,馬上取消,談都不談。如果你是支持西藏獨立的,哪怕你文章都寫不通,他都

會給你錢。



安琪︰對這種情況你有什麼感想?



徐明旭︰這是種偏見,沒辦法。這種偏見主要是出于對共產黨的仇恨,很多人都受

毛澤東邏輯的影響︰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敵人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敵人,敵人的敵人也是我們的朋友。但是事實上,並不是那麼

簡單。比如說,台灣的國民黨是反共的,但是台灣國民黨堅持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他

並不支持西藏獨立,共產黨並沒有把他的敵人當成自己的朋友。



安琪︰為什麼會有人說你是在幫共產黨說話?



徐明旭︰剛好相反。我在文章里,一方面揭穿流亡藏人的謊言,另一方面我也揭露

了共產黨在西藏的罪惡,批判了共產黨的政策。例如,我在很多文章里都指出,現在西

藏受到中共重用的藏干,其中有很多是流氓地痞。現在的中共中央委員,西藏自治區人

大常委會主任熱地,是共產黨培養的頭號藏族干部,就是個大流氓。他利用手里的職權

,強奸了一個漢族姑娘,關于這件事我寫了三篇文章,我還列舉了十來個中共培養的藏

族高級干部的丑行,如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廳局長等。我在西藏的

朋友寫信告訴我,中共當局極為冒火。這些人都是共產黨培養的頭號藏族干部,是給共

產黨裝點門面的。每年黨代會、人代會他們就以藏人的身份出來,譴責達賴喇嘛。



安琪︰作為個人來講,你追求的是什麼?



徐明旭︰我追求的是忠于事實。我當年寫小說,暴露共產黨的黑暗,最後被全國報

刊批判圍剿,發配到西藏,就因為我敢說真話,我這個人天生有這個毛病,無論我說了

真話以後對我本人會帶來什麼,我都一定要說,說出來才痛快。即使要砍頭我也要說出

來。



毛澤東不懂藏人文化心理



安琪︰你認為西藏的根本問題是什麼?



徐明旭︰這個問題很復雜。概括地講,毛澤東在西藏犯了左傾冒險主義和左傾盲動

主義錯誤。他要廢除農奴制,念念不忘用階級斗爭和無神論去改造西藏社會,這種農奴

制從歷史上來說是反動的。如今達賴喇嘛也承認西藏以前是類似歐洲中世紀的封建制,

歐洲中世紀的封建制是法國大革命的對象。達賴喇嘛早就說過,將來西藏獨立以後他絕

對不會恢復舊制度。毛澤東要廢除這個制度,但他操之過急,而且使用的手段太殘暴。

台灣搞土改是和平土改,政府出錢把土地買來,並不動員農民去斗地主。毛澤東在西藏

采取殘酷的辦法廢除農奴制,同時,他又忽視了西藏的宗教問題。藏人的民族文化心理

結構與漢人完全不一樣,我曾寫文章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個"心",有人解釋

說跟我不是一條心,這不對。不是這個意義上的心,是民族文化心理結構。漢人是實用

理性文化,不關心死後,只關心現世的榮華富貴,佛教是一種要求人們清心寡欲、超度

來世的宗教,中國的老百姓到廟里磕頭燒香不是為了超度來世,而是要求菩薩保佑現世

發財,現世生兒子,現世作官、交好運。藏人是重來世,至少把來世看的和現世一樣重

要。漢族呢,只重現世,漢農的傳統理想是"三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毛澤東

把地主的土地一分給農民,農民馬上就擁護他了,因為毛澤東給了他們現世的物質幸福。



毛澤東用同樣的辦法來對付西藏,打倒農奴主,把土地分給農奴,希望藏民老百姓

無條件支持他,跟著他去反對農奴階級的總代表達賴喇嘛。但是毛澤東忘記了,達賴喇

嘛是藏人心中觀音菩薩的轉世,他把握著藏人進入天堂之門的鑰匙。只有經過達賴喇嘛

的超度,才能進入天堂。藏人獲得現世的物質財富,也同樣歡喜若狂,感恩戴德,但毛

同時又趕走了達賴喇嘛,搗毀了寺廟,因為寺廟本身就有大片土地,寺廟的大頭頭就是

大農奴主,達賴就以保教的名義煽動那些農奴反對中共。



毛澤東從漢人的實用理性出發,完全忽視了藏人的宗教需求,使藏人得到物質幸福

的同時,失去了來世進入天堂的機會。這樣他們的世界觀就發生了分裂,他們在物質上

要感恩毛澤東,但是他們在精神生活方面依然要崇拜達賴喇嘛,無論毛澤東怎樣教育說

,達賴喇嘛是一切農奴主的總後台,是剝削和壓迫你們的農奴主的總後台,藏民都是听

不進去的。毛澤東以為,把達賴喇嘛說成象蔣介石一樣的壞人,農奴就恨達賴喇嘛了,

但蔣介石並不是精神領袖,並不掌握漢人進入天堂的鑰匙,漢人也不關心來世。所以毛

澤東不懂文化心理學。這是毛澤東所犯的最大的錯誤,這也是共產黨至今在西藏問題上

搞不好的重要原因。



喇嘛、尼姑喪失政治特權



安琪︰鄧小平時代與毛澤東時代有什麼不同嗎?



徐明旭︰鄧小平當政後,把毛澤東的政策翻了個個。他給藏人大量的錢,派漢人去

西藏建設現代化設施,提高他們的生活水平,允許宗教自由,國家出錢修寺廟,出錢養

大批的喇嘛、尼姑,給了他們大量的好處。這些政策是通過胡耀邦執行的,所以藏人都

說胡耀邦是共產黨里唯一的好人。胡耀邦八零年五月去西藏視察,我是八二年到西藏的

,親眼看見了鄧小平的政策,我把鄧小平的政策稱之為福利政策。鄧小平企圖用經濟上

的好處來換取藏人放棄獨立,但他同樣忘記了藏人的精神需要,對來世的需要,他並不

能改變這個事實。以前清朝皇帝懂得這一點,他在西藏制造一個神話,說清朝皇帝也是

西天大菩薩--文殊菩薩的化身,達賴是觀音菩薩的化身,這樣藏人就信以為真了,就

接受清朝的統治。



同樣,英國殖民主義者和俄國沙皇殖民主義者,當年去誘騙達賴喇嘛投靠他們時,

英國代表就說英國女王才是西方大菩薩的化身,俄國代表說沙皇才是西方大菩薩的化身

,他們都懂得在宗教上打動藏人,他們知道物質不能代替精神。共產黨受自身意識形態

的限制,他不可以告訴藏人說︰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就是西方大菩薩的化身,而藏人如果

沒有一個來世的寄托,他們就不會听你的。所以無論給他們多少錢,都不能使他們放棄

對達賴喇嘛的崇拜。用一個藏族老人的話來說︰"共產黨的政策管現世幸福,達賴喇嘛

管來世幸福"。換句話說,他們在物質上認同共產黨,在精神上認同達賴喇嘛。



安琪︰所謂物質幸福,主要是什麼?



徐明旭︰例如,西藏的土地全部分給了農牧民,國家不收一分錢的稅,反過來給他

們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漢人的血汗,通過中央財政撥款與薪水

、津貼、福利、住宅給了藏人。西藏是個自然生存條件極其嚴酷的地方,沒有現代工業

,現在拉薩市民的生活與北京市民不相上下。中國政府現在每年給西藏十五億人民幣來

養他們,拉薩市民的人均住房十五平方米,是全國市民中最高的,北京老百姓有人均十

五平方米的住宅嗎?根本沒有,上海只有三平方米。



安琪︰為什麼西藏游行示威不斷發生?



徐明旭︰西藏的游行示威,都是喇嘛、尼姑帶的頭。喇嘛、尼姑實際上也是共產黨

養著的,但他們的宗教觀念使他們看到不信神、不信宗教的漢人就特別恨,就象義和團

看到洋人就恨一樣。



另外,在達賴喇嘛時代,政教合一,喇嘛有很多政治上的特權,中共雖然給喇嘛恢

復了政策,將大量當年紅衛兵搗毀的寺廟修復得金碧輝煌,宗教事務管理局給那些喇嘛

發工資,還定了級別,有科級喇嘛、處級喇嘛、廳局級喇嘛、省級喇嘛等,他們都成了

頭面人物,出門有車,還有房子、小別墅什麼的,但是共產黨不可能把政教合一制度下

喇嘛的政治特權還給他們,所以他們就帶頭鬧。崇拜達賴喇嘛的藏人,一看到喇嘛號召

西藏獨立,他們就跟上去了。



藏人仇恨漢藏官倒





[引用] | 作者 CHECK OUT | 2nd Apr 2008 7: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6]

安琪︰共產黨培養的藏族干部的立場是怎樣的?



徐明旭︰一些藏族高級干部,他們本來是共產黨培養的翻身農奴,達賴喇嘛是他們

的死對頭,達賴喇嘛如果掌了權,他們就要受到追究和報復,即便不受追究和報復,也

會失去共產黨給他們的特權,他們現在高級轎車進進出出,有小洋房,貪污的錢成千上

萬,整夜縱情聲色,內地的共產黨干部有多腐敗,西藏的干部就有多腐敗,甚至更嚴重

,因為西藏天高皇帝遠,尤其藏族干部,象熱地,就竟敢利用職權強奸漢族姑娘。



安琪︰藏人對這些人怎麼看?



徐明旭︰有很多西藏人和海外華人,包括民運人士,都有個錯覺,似乎每個本土藏

人都堅決要求獨立。流亡藏人是受達賴喇嘛影響高度政治化了的,滿腦子是西藏獨立。

你听海外民運人士說起來,好象大陸的中國人個個都是要自由民主的,實際上農民對八

九民運一點都不關心,沒有一個農民參加過示威游行,"_"屠殺,全國各地的市民義

憤填膺,但農民無動于衷,而且北京市民之所以支持八九民運,不是因為自由民主這樣

的抽象口號打動了他們,而是因為反腐敗、反官倒的口號打動了他們。同樣,西藏農牧

民根本沒有政治意識,他們不知道獨立是什麼,他們從來就沒有獨立的概念。市民當然

受到一定的文化教育,有政治概念了,他們中大多數也和中國普通市民一樣,對自由、

民主、獨立是不關心的,他們關心的是反腐敗、反官倒。他們看到那些藏族、漢族干部

在西藏也很腐敗,單位上分房子,他們要分很多,其他人分很少。有錢去內地旅游,在

拉薩豪華賓館一擲千金的,就是漢藏官倒。原來西藏文壇的一個青年叫扎西達娃,他現

在是西藏作協主席,又是西藏文聯的官倒機構、西藏文化發展公司總經理,他就是個大

官倒,每天晚上到夜總會花天酒地,藏族人看了這些人就恨了。八九民運北京學生在天

安門廣場絕食的時候,西藏有一百多名文藝、新聞工作者聯名發表聲明,聲援北京學生

,其中三分之一是藏人。



西藏漢人受雙重壓迫



安琪︰從很多報道看,漢藏之間關系比較緊張,主要矛盾是什麼?



徐明旭︰漢藏之間有個文化習慣問題。漢藏沖突問題主要出在共產黨身上。共產黨

對西藏的政策,是以藏人為主,一切要優待藏族。比如單位評職稱,升工資,提干部,

派人到內地出差,學術交流活動等,都是藏族優先。以我來說,我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到

西藏去的畢業研究生,之後有兩三個研究生來,我離開時,西藏只有四個研究生,說起

來我在西藏是學歷最高的。我在很多學術雜志上發表過論文,經常收到一些邀請,參加

全國性的學術會,我的西藏同事,說是中央民院中文系畢業的,連文章都寫不通,他當

然不會得到任何人的邀請,就搶這個開會的機會,借口就是藏族優先。一次兩次,我也

忍了,時候多了,就忍不了。



在那里的漢族就是兩種人,一種是掌握最高權力的,如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以及

各個單位的主要漢族領導干部,當然藏人看到他們也是必恭必敬的,但是,絕大部分漢

人是普通的小干部和專業人員,他們要受雙重壓迫,一是漢族共產黨干部對他們的壓迫

,另外還有藏干的壓迫,還要受藏族同事的壓迫,什麼好事,如果兩個人選一個的話,

那肯定是給藏族,不給漢族,不論你的知識水平和業務水平有多高,都不行。久而久之

漢人就氣不過了︰我放棄內地的舒適生活,戴著紅花,敲鑼打鼓地到了這邊,為的是建

設西藏,讓藏人享受現代物質文明,卻變成了二等公民,還要受藏族同事的氣。



安琪︰藏人也說他們在自己的地方成了二等公民?



徐明旭︰毛澤東時代他們是二等公民,鄧小平時代就完全不一樣了,漢人在西藏變

成了二等公民。在西藏的漢人干部,他們的子女家屬是沒有公費醫療的,但藏人全部有

公費醫療,包括農牧民,這是不是不平等?招工藏族優先,漢族干部的子女成年了就沒

有工作,考大學,藏人的錄取分數線只是漢人的一半,這是不是倒過來的種族歧視?



西藏不能獨立



安琪︰拋開可能性,你認為西藏獨立這個問題能不能成立?



徐明旭︰作為一個政治研究者,任何問題都要考慮二個方面,即理論合法性與現實

可行性。聯合國人權宣言講,每個民族都有自決權,但是聯合國憲章也規定,主權國家

不容分裂。塞爾維亞佔波斯尼亞三分之一人口,他們全民投票要求獨立,結果聯合國就

借口"主權國家不容分裂"不準塞爾維亞人獨立。那麼,他們就不是民主嗎?現在世界上

有二十多個國家的少數民族要求獨立,聯合國都不讓他們獨立,這是雙重標準。世界上

有三千五百個民族,只有一百九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如果這三千五百個民族都要獨立,

那不得了!因為世界上很多民族是混居的,都要獨立,土地怎麼劃分?領土怎麼分界?

只有用武力解決,這是世界的末日。



民族自決從理論上是行得通,在實踐中是行不通的。這個理論是一個純理想主義的理論

,人民自決是更荒謬的了。人民自決,哪個範圍自決?你說︰中國人民自決。那中國人

民中有五十六個民族,那些少數民族要求獨立,中國全民投票,你是少數,你肯定輸,

你肯定獨立不了。聯合國並沒有公開支持西藏獨立,西方各國都不承認西藏獨立,也沒

有一個國家承認西藏流亡政府。



安琪︰如果從語言、文化、宗教等心理結構特征來分析,西藏是不是有特殊的獨立

因素?



徐明旭︰有很多國家內的少數民族跟主體民族的語言文化宗教完全不同,如印度克

什米爾的穆斯林要求獨立,他們的語言和宗教跟主體民族完全不一樣,誰支持它了呢?

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也一樣。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在土耳其軍隊的支持下,佔領了塞浦

路斯的北部,自稱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聯合國拒不承認,只有土耳其承認它,美國

、英國、法國都不承認它。這種情況多了,所以說,語言宗教的不同,並不能成為獨立

的理由。



再看可行性,達賴喇嘛現在還堅持西藏是"大西藏",根據達賴喇嘛的自傳,"大西藏

"只有六百萬藏人,但是卻有七百五十萬非藏人,分散于十七個民族中,這些民族,有

的是信伊斯蘭教的,有的是不信教的,如果"大西藏"獨立,就會造成內戰,不管對誰來

說,都是災難!



是漢文化侵略還是西方文化侵略?



安琪︰西藏有沒有獨立的能力?



徐明旭︰達賴喇嘛在會見海外民運人士時曾說,他只要西藏自治,不要獨立,因為

西藏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很難獨立,它只能依附中國和印度中的一個國家,那麼還是中國

靠得住一點。他沒有說為什麼,我個人分析,因為中國政府拿得出錢來。現在西藏的經

濟全靠漢族供給,我這里有一篇華爾街日報今年(一九九七年)七月十四日的文章,說中

國去年就給西藏補貼了四億六千萬美元,等于三十六點八億人民幣,不得了啊!美國每

年給俄羅斯的援助也不過一億美元左右。我在西藏親眼看到,現在如果沒有中國政府的

補貼,西藏經濟就會崩潰。西藏生產的糧食和肉類,只能養活它人口的三分之二,市民

吃的全部是從大陸內地運去的糧食,



安琪︰你說中共給了他們這麼多好處,那麼從文化傳統、宗教信仰方面都有哪些變

化?



徐明旭︰九三年我在華盛頓參加美國和平研究所召開的西藏問題討論會,這是美國

總統直屬的外交政策研究機構,達賴喇嘛的首席代表洛地先生代表藏族參加會議,我作

為漢族代表參加會議,還有很多美國西藏問題專家。一位美國教授發言,說他到西藏,

滿眼看到的是漢式建築,看不到藏式建築,看到很多漢式服裝,很少看到藏式服裝,這

是漢族的文化侵略!



我馬上站起來說,這位先生到西藏去走馬觀花,他看到的電影院、百貨大廈、飯店

等所謂漢式建築,實際上不是漢式建築,是西方傳過來的鋼筋水泥的平頂大樓,漢族建

築是四合院,不是這樣的。我拿出美國報紙發表的西藏人示威游行的照片說,你所看到

的漢式服裝,其實是西式服裝,那些藏族人穿的是西裝,不是漢式服裝。漢人和藏人都

是黃種人,今天我穿的西裝,洛地先生也穿的西裝,如果你們不知道我們的族別的話,

你們誰知道誰是漢族,誰是藏族呢?就象我到美國來,很多人以為我是日本人或韓國人

一樣。所以,所謂的漢族文化侵略,實際上是西方文化侵略。同樣,我們到亞洲國家去

,到日本去,你滿街看到的也大多是穿西裝的日本人,而不是穿和服的日本人,絕大多

數是鋼筋水泥築的四四方方的樓房,而不是日本用木頭做的盒式房子。所以說,西方的

文化侵略,不僅深入到了西藏,深入到了中國各地,而且也深入到了韓國、日本、台灣

等亞洲各地。那個美國教授啞口無言。



藏民族的衰落



安琪︰你曾說中國政府撥款三億元人民幣,把文革中被摧毀的寺廟大部分修好了,

還養著四萬六千個喇嘛,所謂養是什麼意思?



徐明旭︰喇嘛拿工資,還有公費醫療。有個美國導演,在拍一個西藏的政治研究片

,來采訪我,我問他們在西藏是不是看到寺廟和在那里燒香磕頭的藏族老百姓?是不是

看到那些念經的喇嘛?他們說,看到了。我說,既然你們看到了西藏老百姓和喇嘛都能

自由地從事宗教活動,那你們怎麼還說西藏沒有宗教自由呢?他們說︰我听說那些喇嘛

們如果搞大規模的佛教活動,需要向政府報告。



我說,這是因為他們要從事大規模的宗教活動,要政府撥款,給他們錢,他們的工

資也是政府給的。就象你是一個自由撰稿人,你要美國一個基金會給你一點錢,從事某

項課題,你總要打個報告,說明一下你要干什麼吧,不然,人家憑什麼給你錢呀!那麼

,要你打個報告,你能說人家是在干涉你的學術自由嗎?他們很驚訝,西藏寺廟是政府

給錢的,美國任何一個宗教活動都不是國家給錢的。



安琪︰據報道,西藏以前有六千多座寺廟,現在只修復了一千七百多座。以前大約

有十一萬個喇嘛,現在只有四萬六千個喇嘛。宗教活動較之以前,是不是有很大差距?



徐明旭︰現在西方批判中共在西藏問題上的政策,把毛澤東時代的暴行,移到現在

來。只說中共摧毀西藏寺廟,閉口不提中共修復寺廟。這里有個問題,中共也在控制喇

嘛人數,因為他要發工資,所以要求定編。以前的喇嘛是沒人發工資的。



美國藏學家戈爾斯坦在分析西藏民族的衰落時講到,達賴喇嘛時代的西藏,有百分

之二十六的男人是喇嘛,而尼姑的數字是微乎其微的。佛教規定,出家人不能從事生產

活動,不能結婚生育,那麼這四分之一的男人不從事生產活動,不結婚生育,必然要引

起一系列嚴重的社會問題和經濟後果,第一,很多笨重的農牧業勞動,就要由婦女來承

擔;第二,四分之一的男人不能結婚,那麼,勢必就有四分之一的婦女找不到丈夫,雖

然西藏人可以一夫多妻,但能夠有兩個以上妻子的人還是很少的,因為他沒有能力養活

那麼多妻子,那麼這也妨礙西藏人口的發展。正因為有這樣多的問題,所以西藏曾經出

現了很多單身母親,而且性病流行,是共產黨統治西藏以後,派了大量的醫療隊,把西

藏的梅毒治好的。但這點他們從來不提。所以那麼多人當喇嘛,是造成西藏社會停滯不

前的原因之一。中共現在限制喇嘛人數,不允許他們無限制地膨脹,這是為了人道。



安琪︰這是你的解釋還是共產黨的解釋?



徐明旭︰是我的解釋,不是共產黨的解釋。中共只從發展經濟的角度解釋,我從人

權角度解釋。你講人權,好的,那我反過來問你,你使那麼多婦女找不到丈夫,這是不

是侵犯人權?你使那麼多婦女不得不去做本來應由男人來做的沉重的農牧業勞動,這是

不是侵犯婦女的人權?



再舉例來說,現在西藏自治區藏族人口有二百三十萬,其中有四萬六千個喇嘛,佔

總人口的百分之二。而以佛教立國的泰國,根據官方的統計數字,他們的和尚只佔全國

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五,那麼,共產黨養的西藏喇嘛已經是佛教之國泰國的四倍,夠高了

吧!無論哪個國家都沒有這樣高的比例。而且沒有那一個國家的宗教人士是由政府養的。



政教合一的達賴喇嘛



安琪︰西藏的人權狀況究竟是怎樣的?



徐明旭︰跟達賴喇嘛時代來比,毫無疑問,現在人權改善了很多,現在的藏人,跟

現在的漢人一樣,沒有政治上表達不同意見的自由,沒有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但達賴

喇嘛時代,佔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農奴什麼自由也沒有,他們的法律規定,農奴如

果議論(還不是批評,只是私下議論)達賴喇嘛,就要逮捕法辦,甚至批評一下農奴主,

他都不敢。他們那時候在沒有政治自由這一點上與漢人是一樣的。但是,當年的農奴連

人身自由都沒有,他們是主人的財產,是會說話的牲口,主人可以把他們當牲口一樣買

賣,達賴喇嘛從來沒有否認過藏人現在有了人身自由。達賴喇嘛每天都在攻擊共產黨,

但他從來不敢說,在共產黨統治下,藏人就象會說話的牲口,被他們的主人隨意買賣。

可見,今天藏人確實有了人身自由。這個對比說明,達賴喇嘛時代農奴不但沒有政治自

由,而且也沒有人身自由,現在中共給了藏人人身自由,但是沒有政治自由。政治自由

和人身自由相比,人身自由比政治自由更基本。鄧小平給了藏人更多的自由,除了政治

自由,其它什麼自由都有,如文化自由,經濟自由、宗教自由等。



安琪︰但也有人說是共產黨對藏人的剝削?



徐明旭︰他們說的話是不需要負責任的,他可以憑空捏造。例如,他們說漢人個體

戶的商品價格要高得多,你算一下,一瓶香水從成都運到拉薩,汽車要在川藏公路開一

個星期,汽油費當然也要算進價格里去,這樣能算是剝削嗎?這是市場經濟規律麼。還

有,你藏人買電視的錢是哪里來的,是中國政府以薪水、津貼的形式送給你的,這些他

們提都不提。



安琪︰去年又有喇嘛、尼姑上街游行,抗議中共控制宗教活動,對此如何解釋?



徐明旭︰說來很有意思。在九零年前,西藏有三次重大的游行示威,帶頭的主要是

喇嘛、尼姑,上街的包括國家職工和無業游民。到了九零年以後,就沒有大規模的游行

示威了,到現在已經七年了,原因很簡單︰中共給那些鬧事的無業游民安排工作,給鬧

事與不鬧事的全體職工提高工資,分房子,然後警告他們說︰這些錢都是政府給的漢人

的錢,你要獨立,這些錢就沒有了,達賴喇嘛可以給你們同樣的錢嗎?達賴喇嘛口袋里

有多少錢?藏人一想,對呀!他們就不鬧了。現在喇嘛、尼姑絕大多數也是不鬧事的,

只有千分之一的人在鬧事。



去年中共派工作組到寺廟去,整頓寺廟,叫他們遵守法律,要他們承認中共選定的

班禪。今年一個美國議員去了西藏,回國後發表文章譴責中共,說中共禁止未經當局同

意的宗教活動是侵犯宗教自由。所謂未經當局同意的的宗教活動其實是政治活動,宣揚

西藏獨立,散發傳單。這無論如何不能算做宗教活動。哪個國家的公民都要遵守法律,

西方先進的民主國家都要政教分離,喇嘛上街游行,向前來朝拜的老百姓宣傳藏獨,這

是政治活動,違反了政教分離的原則。



安琪︰你怎樣評價達賴喇嘛?



徐明旭︰達賴喇嘛一夜之間,從政教合一的最高領袖變成了民主領袖,人權斗士,

這里有個奇妙的轉換。如果他只是在一個國家的範圍,如路易十六,在法國,無論他怎

樣變化,都不會變成民主領袖,人權斗士。但是,當時如果有入侵者,比如德國佔領了

法國,法國的路易十六跑到英國去了,在英國成立流亡政府,號召法國人民起來反抗德

國的侵略,這時,在反對民族侵略,爭取民族自由的層面上,他就成了民族英雄,民主

斗士了。西藏就是這樣,民族問題掩蓋或者扭曲了政治制度問題,達賴喇嘛就是這樣的

一個角色。他所說的自由,不是廢除農奴制,他的人權也不是要解放農奴,而是要民族

獨立。當然達賴喇嘛在西方國家學習到了民主制度,他個人也是會改變的,他認識到了

以前的農奴制是不合時宜的,這個我們也要肯定。但是,達賴喇嘛至今還是政教合一的

,他既是西藏人的政治領袖,又是西藏人的宗教領袖,政教合一與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

是反其道而行的,是反民主的。從這個意義上說,達賴喇嘛充其量算得上是一個民族領

袖,根本不是一個民主領袖。


[引用] | 作者 CHECK OUT | 2nd Apr 2008 7:0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TO hargaw:
在你言詞中好像完全忽略了藏人本身的歷史及感受,你投放資料就代表他們要受你壓迫了嗎?換個角度吧,當年日本皇軍侵占了東三省,你會以日本國家利益角度去分析嗎?藏人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你們中國人咀裡說美國是霸權主義,骨子裡何嘗不是比美國更狂更霸?

"那是關乎我們中國或漢人的大事!"?可能中國人心底還以為自己是天朝大國,潛意識認為任何人都是天生給你們統治的蠻族,沒辦法,歐洲人在二百年前已經進行文藝復興、提倡人權自由,你們近年還只是搞了個文化大革命,級數可能差太多,要你們了解也非易事

末日狼
[引用] | 作者 末日狼 | 2nd Apr 2008 2:0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回應末日狼

無知的Aberdeen,我希望你能多看點書,有關西藏的論述,在圖書館,在網上都多如牛毛,問題是你會否花一點時間去找或看。‘西藏自古已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我不知你的消息來源自那部偉大作品;另你說的自古,究竟自多古?多花的時間找相關材料,你會自打咀巴,還不需要勞動別人。

任何長期生活在地球這片土地的人都可叫中國人,他們包括多民族,漢族最大也最多人口。北京稱我們有56個小數民族,但實際更多。因共產黨官僚沒有計算澳門數萬的土生葡人,香港更多的印、巴裔人士,他們是新增的中國少數民族群。

這些不同的族裔人士如果發生互相仇視,甚或互相仇恨,對所有住在此的人都是災難。目前就發生藏人仇恨漢人的情況,那怎能不算大事?

從來沒有人說過大民族要去統治或欺壓小民族。在中國,所有民族都一樣公平,甚至少數民族會比漢族得到更多的優惠政策。那沒辦法,中國人的傳統是老大讓老么。在澳門,是少數民族管治大民族啊!

你對歐洲情況似乎很了解,動不動拿歐洲的發展相對應中國的文革,靚仔,多看點書吧!然後你會發現文革的狀況,原來跟法蘭西大革命開始的亂狀那麼相似。歐洲的文藝復興,距今已有超過400年的歷史啦,還不懂,亂拋書包?


[引用] | 作者 hargaw | 2nd Apr 2008 8: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自古係指明朝?唐朝?漢朝?還是夏朝?自古一詞已經有咁大的爭議,更何況用歷史黎闡述主權的問題?
如果真係要用歷史..咁地球咪好亂?試諗下人類文明有幾多個不同的主權國家.羅馬帝國,馬其頓帝國,波斯帝國等等...
又中國係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定係中華民國呢?
所以'西藏自古是/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根本就冇一個答案,有的只係觀點與角度.
至於"任何長期生活在地球這片土地的人都可叫中國人"就更可笑,考古學家已經證實左第四紀有人類的存在,我想問第四紀的人有分種族咩?
我假切你所指的中國人係北京猿人,但北京猿人生活在約70-20萬年前,但第四紀是約300萬年前.難道是"偉大的祖國"用時光機將人類"帶到"地球?還是將約70-20萬年前北京猿人的DNA植入約300萬年前的人?如果係,我諗震撼性比西藏更加大!!


[引用] | 作者 daniel | 2nd Apr 2008 10: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西藏暴亂把西方媒體公正公平的面紗給徹底的扯破了。很難想象一直以來把自己標榜成西方民主正義的守護者會變成徹頭徹尾的造假者。這要歸咎中國政府一直以來給人的印象太差啊,還是他們要把中國給牢牢牽制的原因?我覺得是印象太差,所以人家寫什么也有市場。包有人信。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去想。樹欲靜而風不止。中國永遠也要面對西方國家的刁難和針對,因為他們不想中國強大起來。

現在的媒體價值觀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為了迎合市場需要,他們可以把任何新聞加工,收飾,黑變白,白變黑。就像加工食物一樣,完全不天然了。他們也像追求潮流的麻木者一樣,怕落后。難道這是大家想見到的嗎?


[引用] | 作者 skyfolly | 3rd Apr 2008 12:1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to hargaw:
藏人仇視漢人,是因為漢人幾百年來不斷作出壓迫所致,中國人向來不懂何謂平等,數千年來就只會單方面要求他人臣服,對外族如是、國民如是、家人也如是

你所說的"法國大革命"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為何你不想想這動亂的成因,不就是因為貴族對人民剝削所致嗎,不就正正和中國現在的情況一樣嗎?

雖然打破你們的美夢有點殘忍,但請清醒過來吧,現在已經是廿一世紀,天朝大國的日子已經逝去幾百年了,加上中國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民族性,所以就算中國再多幾千億美元儲備、人口再多十億,你們仍只是一個跟不上文明的帝國

今日歐盟是一個值得你們學習的對象,歐洲歷史的黑暗面不會比中國好很多,但人家就是從傷痛中學會反省,各自放棄了過往歷史上霸道的作風,以"尊重"為前題去讓各地區的文化風貌得以傳承達致共同進步,這才是真正的文明社會該走的道路

p.s.上面關於文藝復興的時間是打錯了,由幾百年變了二百年,多謝閣下提點,也希望你可早日將自己思想中"大中國主義"這錯誤糾正

末日狼
[引用] | 作者 末日狼 | 3rd Apr 2008 1: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屁 !! 动不东就欧盟...纯粹一群懒鬼.. 世界上N多民族比他们勤劳.. 凭什么他们过富裕的生活..还不是靠着殖民时期 从别的国家抢过来的财富..... "欧盟" 这里中的那些领头国 无一不是这样.. 杀害别的民族..掠夺别人的财富.. 有资格来说什么"镇压"!!!


[引用] | 作者 人在法国 | 3rd Apr 2008 4: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回應末日狼 (2)

對不起young man,你的歷史問題搞錯了。兩百多年前,藏人星臣服於滿人之下,非漢人。當漢人推翻滿人,建立中華民國的時候,按歷史傳統,他們亦繼承了滿洲人而入主西藏。1912-1950可算是西藏人最佳的機會去宣布獨立,因當時國民政府面對外憂外患,自顧不下,且當時英國勢力已插入西藏,英國人亦想西藏脫離中國獨立,唯藏人自己內亂,(請看 M. Goldstein的書: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1913-1951, 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或中譯本《喇嘛王國的覆滅》,國書店能找到)沒法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機遇。之後共產黨入藏,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這不能怪人,只好怪自己。

另我想問你,你說的中國人含義為何?包括(北京說的)所有56個民族或是直指漢人?中國人含藏人,滿人甚或朝鮮人,漢人口是其中最大的族群。你所指的‘中國人向來不懂何謂平等,數千年來就只會單方面要求他人臣服,對外族如是、國民如是、家人也如是’ ,似乎對56個民族(甚至香港的印、巴裔,澳門的土生葡人,他們全是中國的少數民族群,只是共產黨官僚沒算進去)都指斥得當,甚至其他人士亦對,這就是人性,亦是權力遊戲吸引人之處。你是否來自火星?

自國民政府到共產政權,漢人都沒想過要臣服藏民,只希望他們能乖乖的留在大中華家庭內,故共產黨會與達賴簽定17條和平協議。共產黨由延安開始打天下至最終收服全中國,他們只跟兩個(或三個)地方政府簽定類似的協議,一是西藏,另一是香港,懂嗎?

到今天,藏人在中國亦享有不少漢人沒有的特權,在藏區,藏人不用交稅但漢人要交全稅,你說公平嗎?西藏自治政府的支出,95%來自中央政府的財政補貼,沒有中央的水源,整個西藏政府馬上垮台。漢人何苦這樣貼錢買難受?但這是國家的長遠利益考慮,非一般的無知Aberdeen能理解,可以說中央政府是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如果漢人沒有你說的尊重少數民族,誰會給這樣大的補貼。歐洲會嗎?美國會嗎?中央或聯邦政府只會看著地方政府破產而不會給一分錢,這就是西方跟東方思維最大的差別。

59年西藏發生了一次動亂,藏人(主要是海外藏胞)稱之為起義,共產黨稱之為叛亂。不管如何稱謂,反正之後達賴出逃印度。那次事件,經後來歷史學家考証,是農奴主的叛亂,亦可說是西藏貴族的叛亂。有關詳情,請看書或有關材料,我不想在此多談。

我不明白你老說‘你們’ 是什麼意思,莫非你非我族類,或是有外國護照的高等華人?你我都是生於斯、長於斯的正牌Aberdeen,為什麼在討論這大問題的時候會出現你們或我們。我想問你,假如我是你說的‘你們’ ,那請你告訴我你的身份定位。如果你告訴我你是高等華人,我們不必再浪費時間去討論!

你口口聲聲的說歐盟,或歐洲經驗,你對歐洲或廣泛的歐洲人有多了解?在歐洲或歐盟能處理的事情,按你說是可以照搬到中國來?那我真的充心的希望你多看一點書,對你日後可有很大的幫助。

大中國主義?那你連自己最基本的定位也搞不清楚。請問最近兩百年來,中國有這種能力嗎?自保都來不及,還有機會誇大?你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樣稱謂咱中國人?他們說chinese imperalist,曾幾何時,你我都變成帝國主義者了。你懂這樣的指控背後代表什麼?

中國按西方目前的標準,仍有很多落後的地方,但這應是我等讀了一點書之輩努力的目標,而不能說是它很落後而捨棄。如果你告訴我你甘當逃兵,你我也不要談下去,我也不想再浪費時間跟你無聊。


[引用] | 作者 hargaw | 3rd Apr 2008 5: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末日狼,你的历史认知真的令人发笑。
"藏人仇視漢人,是因為漢人幾百年來不斷作出壓迫所致" 。我们什么时候压迫他们?在元朝?在明朝?清朝?

如果你对历史有过充分的研究就知道在满人统治的两百多年间,是藏族喇嘛欺压汉人,因为当时满人皇族每个也喜欢喇嘛教,在北方大城市,喇嘛庙宇多不胜数,我们汉人的庙宇不是给朝廷定性为非法组织,就是给喇嘛中伤或冲击,喇嘛在满人社交界里面受尽礼遇,而汉人宗教团体每每给满人或喇嘛排斥。当时的皇族就以信奉喇嘛教为荣。

任何任如果由认真研究历史就知道,中共压迫得最多的是我们自己人,反而礼遇小数民族。要不然,喇嘛庙宇怎么会越开越多?我们怎么打压他们了?

我不是要提倡仇恨,但是我们必须认清历史才能知道真相。

原来戴着民主自由帽子的国家真的那么着数,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入侵别国,到头来所谓的理由原来是谎言一篇。而我们中国合法合理统治一个地区竟变成无法无天。

我真的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返回欧洲,把自己入侵的土地归还土著?我曾经听过一个外国人辩称当时土著并没有国家观念,即是说他们可以任意入侵!?


[引用] | 作者 skyfolly | 3rd Apr 2008 2:0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看看老外怎么分析西藏吧。

The Riots in Lhasa

by Eirik Granqvist, a foreign expert in Shanghai who visited Tibet in 2006

http://www.globalvoicesonline.org/2008/03/24/china-bloggers-declare-war-on-western-medias-tibet-coverage/?rcommentid=1421857&rerror=invalid-request-cookie&rchash=01a809fd479559936a2153bde4a9c829#commentform

the one at the bottom.


[引用] | 作者 skyfolly | 4th Apr 2008 6: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Ok full article, the address was messed up.

The Riots in Lhasa

by Eirik Granqvist, a foreign expert in Shanghai who visited Tibet in 2006

The western medias announced that China had cut all information and that articles about the riots could not be sent out! I got mad about all the apparently incorrect information and wrote this article and two other similar ones although I am not a journalist but just because I could not stand all the bad things about China that was told. I sent them by e-mail without problems and they arrived well but two newspapers did neither respond neither publish what I had written. The third answered and wanted a shorter version that was published many days later as a normal readers voice . What Dalai Lama had said was largely published every day together with a real anti-China propaganda. What I had written was apparently too China friendly for the free press .

I was very shocked by what I had seen in the television and been reading in China daily about the riots in Lhasa. The most that shocked me was anyhow may be not the cruel events by themselves but how the medias in my country of origin, Finland, reported the events. A friend has scanned and sent me articles and I have checked also myself what can be found at Internet.

Very few Finnish people have ever visited Tibet, but I was there together with my wife in 2006. This was private persons and not as a part of a group-travel. I have seen Lhasa with my own eyes. I have been talking and chatting with people there. This was without any restrictions. Okay, we had a lovely and very competent guide that helped us much and took us where we wanted to go in the mornings but in the afternoons we were alone. Therefore I think that I have something to tell.

I am also interested in history and know more than people in general. When writing this, I do not have any reference books so I write out of my memory. If I do a small mistake somewhere, I beg your pardon. Anyhow, I think that this gives my writing an objectivity. I am well aware of that I will be accused for this and that for writing what I think is the truth. I will be accused by those who think that they know but do not know and by those that haven t seen by their own eyes.

Tibet was for centuries an autonomous concordat between Nepal and China. Sometimes China ruled Nepal as well. The king of Tibet used therefore to have one Chinese wife and one Nepalese and then a number of Tibetan ones.

With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religious and the political power were unified under the rule of one person, The Dalai Lama. Tibet became a theocratic dictatorship and closed itself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No foreigners were anymore allowed in.

At the end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the famous Swedish traveller Sven Hedin made an attempt to reach Lhasa but was sent politely back, out of Tibet by Dalai Lama.

A French woman, Alexandra David-Néel was more successful. She visited Lhasa dressed as a Tibetan pilgrim and she was fluent in the Tibetan language. She told how she was afraid many times that she should be discovered and then she knew that she like other suspects or opponents should happen to fall down from the walls of the Potala palace.

Tibet was not a paradise. Tibet was an inhuman dictatorship!

The weakened Chinese Qing Dynasty had more and more lost its influence in Tibet. Tibet became more and more interesting for the Russian empire in the north and the British in the south.

In 1903 a British army expedition directed by the colonel Younghusband reached Lhasa. The British lost 4 soldiers but slaughtered more the 700 Tibetans that tryed to stop them, mainly by magic. The British installed a commercial representation in Lhasa. The Chinese evacuated Dalai Lama to the Qinghai plateau where he hade limited rights of move, probably for preventing him from having contacts with the British occupants.

The Finnish national hero, Marshal Mannerheim, visited him there in 1907 during his famous horseback trip through central Asia. He was then a colonel in the Tsar Russian army and his trip was in reality a spy trip. Therefore the 13th Dalai Lama was interesting.

The power of Dalai Lama was weakened. In 1950 the PLA marched in to Tibet without war. The 14th Dalai Lama seems at the beginning to have accepted this just as a security for his power as the theocratic dictator he was. He enlarged and restructured the Norbulingka Summer Palace in a luxury way in 1954.

The Chinese decided anyhow to finish with the cruel theocratic dictatorship under which the opponents fell down from Potala. The borders where during this dictatorship closed for all foreigners and the only schools where the religious ones. It is well known that it is easier to rule a population with a low education and is ignoring the outside world. In Tibet, about 5% of the population owned everything and the rest literally nothing. About 40% of the Tibetans were monks and nuns living as parasites on the rest of the population that had to feed them. Tibet was not a paradise!

Now China decided that the Tibetans should have the same rights and place in the society as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s population. The monasteries should be emptied from their excessively large monk and nun populations.

Tibet could earlier be reached only by some horse trails and was for the rest insulated. The Chinese built rapidly a trafficable road. The insulation was broken.

In 1959, the young Dalai Lama caused a peoples upraising, using the religion as power since he was loosing his own powerful position. The upraising was however stopped, may be in not a too clever and smooth manner. Dalai Lama then left Tibet and his fellow citizens and escaped to India wherefrom he has continued to fight for his come back and reinstall the theocratic dictatorship that China will never allow again.

Then followed the ten years of Cultural Revolution that was an unhappy time for all China that closed itself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Now Lhasa has a modern airport and a railway. China has invested a lot in Tibet. The standard of living has been raised a lot in Tibet and last Xmas I have seen Tibetans spending sun-holidays on Hainan Island! Very lucky looking old women in traditional dresses walking on the beach with their husbands and the youngsters dressed like other young people enjoying the beach life.

The possibilities for Dalai Lama to take back his power has diminished and he does not anymore have the population with him. China and India are developing their cooperation and with the closer friendship, India will for sure also not more admit Dalai Lama to disturb this development. His possibilities to act against China will be diminished.

Therefore he undertook recently an around the world diplomatic travel since he has seen the possibility of harming the now good international image of China and provoking boycotts of the Olympic games in Beijing.

The Lhasa riots where very well prepared. Curriers where crossing the borders illegally for to see Dalai Lama and get his orders. A group of foreign mountain climbers filmed recently across the border an unlucky incident when one of these curriers got shot and another that crossed the border openly declared that he wanted to go to see the Dalai Lama. I have seen that in television just before I left for China in November.

China is no longer a closed country. There is no need for illegal border crossings if you are not doing something illegally! You just ask for a passport and take the necessary visas and cross the border at a legal border crossing or better, just take a regular flight from Lhasa to Kathmandu!

There where no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in Lhasa that where brutally knocked down! Young men went to action after a well prepared scenario at many places at the same time so that police and fire brigade should be taken by surprise and unable to act everywhere at the same time. This was successful! People where just knocked down without differences and all what could be broken was broken in the shortest possible time. With Molotov cocktails, fires where lit and fire cars where stopped. 18 normal citizens where killed without feelings and one police. The police had order to not respond with firearms for not being internationally blamed!

When I have seen the filmed riots in television, my diagnosis was immediately clear. The scenario was the same that I had seen many times of organized riots in France since more the forty years of tight familiar contacts and 21 years of living there. The difference was only that less ordinary people seemed to take part in Lhasa. The rioters where surprisingly few but well organized! China s positive image in the world should be damaged!

Dalai Lama is acting as the friendly and peaceful father. This is an old trick that also dictators like Hitler and Stalin used. I am not comparing him with them but he is acting like a demon when he tries to take back his power at any cost, not once caring for human lives and against Buddhistic non-violence principles. It was a try to do a coup d ètat that failed. Now he is asking for international help for to stop the violence that he, himself had planned!

When I visited Tibet in 2006, I was surprised by the relaxed atmosphere and the few policemen in Lhasa. All that I have seen were Tibetans. Not the Han-Chinese. The atmosphere was remarkably peaceful and gave a picture of general well living. There was no oppressed feeling like I had seen so many times in the Soviet Union and its satellites before all that non-human system collapsed. People in Lhasa where friendly and wanted to speak to me, mostly without success since I do not speak Chinese nor Tibetan but up and then somebody could speak some words in English. Their wish for contact was just out of normal curiosity towards the foreigners.

I had heard that the religious life should been oppressed but it was flowering! I had also heard that so many Han Chinese where moved in that the Tibetans where now very few in Lhasa. I did however see much more Tibetans there. May be that the Han Chinese where hiding?

The western medias announced that China had cut all information and that articles about the riots could not be sent out! I got mad about all the apparently incorrect information and wrote this article and two other similar ones although I am not a journalist but just because I could not stand all the bad things about China that was told. I sent them by e-mail without problems and they arrived well but two newspapers did neither respond neither publish what I had written. The third answered and wanted a shorter version that was published many days later as a normal readers voice . What Dalai Lama had said was largely published every day together with a real anti-China propaganda. What I had written was apparently too China friendly for the free press .


[引用] | 作者 skyfolly | 4th Apr 2008 6: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西藏問題的根源是毛澤東時代錯誤的西藏政策。當時連十世班禪都在文革中受盡迫害,在牢房里呆了將近十年,想起來也夠荒唐的。

宗教在藏人生活中占有十分神圣的地位,但中共似乎并沒有很意識這一點。在這一點上,中共的智慧還比不上滿清政府。

所以藏人對中共存在一定程度的不滿是肯定的,但不至于發動騷亂和革命,尤其在奧運前這么敏感的時刻。這次騷亂應該是達蘭薩拉流亡政府精心策劃的。在拉薩、甘肅、四川同時攻擊政府機關,海外藏人則配合攻擊中國駐外使館,而政府方面則保持了相當的克制,如果說是民眾自發行動,實在有點荒唐。

我支持藏人有條件自治,認為政府應該放松對宗教領袖的控制,至少給他們以完全的宗教活動自由。但對于在奧運前刻意制造事端的行徑,則深惡痛絕。在奧運前生事,就是與全體中國人為敵,政府沒道理和他們討價還價,甚至沒必要與同情藏獨的各國政府溝通交流。


[引用] | 作者 碧潭 | 4th Apr 2008 6: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This is a first hand account of a foreign journalist in Tibet. It matched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saying.

"it was quite a systematic operation, and very violent." - by the rioters

original link: http://australianetwork.com/focus/s2203430.htm

Transcript
Protests against Chinese rule in Tibet have spread into neighbouring provinces in China and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The outbreak of deadly riots has also sparked calls for a boycott of the 2008 Olympics in Beijing.

James Miles, a journalist from The Economist magazine, was in the Tibetan capital, Lhasa, when the protests began.

A long-time China correspondent, he was also in Beijing at the time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Jim Middleton spoke to him on his return to the Chinese capital.

Jim Middleton: James Miles, welcome to the program.

James Miles, The Economist: Thanks, Jim.

Jim Middleton: What was it like in Lhasa? How peaceful were the demonstrations when they first began?

James Miles: They began around March the 10th, when hundreds of monks from one of the main monasteries near Lhasa staged a protest and that involved, it seemed, some sort of skirmishes with the police, but nothing terribly violent. And again similar demonstrations on the next day. But it wasn't until March the 14th that we saw the unrest spread into Lhasa itself, and those protests were very violent indeed.

I was ther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protest, as they started in one of the main streets in Lhasa. First of all, as I saw it, involving a crowd of 100 or so people, many of them throwing stones at Chinese shops along that road. Then very rapidly the protest spread across the old Tibetan area of the city.

Through the narrow alley ways, which are lined with little shops, most of them run by ethnic Han Chinese, the ethnic group to which most Chinese people belong. They went systematically from shop to shop destroying those which are run by ethnic Chinese. And saving those which are run by Tibetans, the minority of shops. And they had marked those that are Tibetan-owned with a white traditional scarf.

"it was quite a systematic operation, and very violent."

So it was quite a systematic operation, and very violent. Many of the ethnic Chinese ran, fled, as soon as this began, but some were caught up in the early stages of this and I saw members of the crowd throwing stones at a boy cycling past and a couple of other ethnic Han Chinese. I saw one Chinese boy run into a small monastery off the main road and prostrate himself before the Abbott and beg for some sort of help to get him away from the mob, and the Tibetan Abbott did help him find a little room where he could hide himself.

It was that kind of fear - it was ethnically targeted violence on a huge scale.

Jim Middlet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been insisting all through this that whatever level of violence they face, whatever level of protest they face, they always acted with restraint.

Do you think the Chinese response has been as much controlled, as calibrated as that?

James Miles: Well, with restraint I think suggests there was a plan from the start and they executed it. I don't think there was. I think this caught them by surprise. I think they had to then relay that information up through the political structure, and then a decision, I think, must've been taken that the security forces would remain aloof, essentially, until the riots have played themselves out. And what I saw in Lhasa, for about 24 hours was utter lawlessness.

It wasn't a question of troops moving in and killing people. It was troops standing back and allowing this violence to continue on a huge scale. It wasn't just the old Tibetan quarter. When I was able, after security had been imposed, to get out and about and see a bit more of the city, I realised it had spread right into ethnic Han dominated parts of the city.

"…for several hours you had the security forces doing essentially not much of anything…"

So what happened was, for several hours you had the security forces doing essentially not much of anything, then during the night putting a cordon around the old Tibetan area, but still within that cordon, there was a huge part of the city which was still lawless. Into the second day, rioting continued even as the troops were surrounding that part of the city.

It wasn't until the afternoon of the second day that you began to see troops, members of their riot control force I think, with automatic rifles, moving into these alley ways, letting off the occasional shot and thus bringing an end to the unrest. But it was a mystery to a lot of people in Lhasa. Ethnic Han Chinese in particular, were so angry about this as to why the security forces were standing back. That was the big question.

Jim Middleton: Just how serious a threat ar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just how serious a challenge, are they now facing?

James Miles: Well, a very big one indeed, because the Olympics looms over all of this. That's what this is all about and why it happened in the first place to the extent it did. It's because so many Tibetans are now focused on this event as a crucial opportunity to bring the world's attention to their problems.

You might argue they chose a rather strange way of doing it in the form of this most unpleasant violence, but it has worked to an extent. The world is now looking at Tibet and wondering what the nature of the problem is and why people were so angry there that they went to the extent they did in terms of destroying all these properties and attacking people. I think for the next five months in the build up to the Olympics, if they begin withdrawing this security and trying to restore things to normal, then we still face a risk of continuing unrest in Lhasa.

Jim Middleton: James Miles,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unique insights you've brought back from Lhasa. Thanks very much for your time.

James Miles: Thank you. More programsTV News & Current Affairs
Foreign Correspondent
In Papua, Indonesia HIV/AIDS is a problem so grave that AusAID says by 2025 the infection rate is projected to balloon to seven per cent of the province's people, comparable to some African countries.
viewing times »
Program presenter Jim Middleton presents Asia Pacific Focus for Australia Network and ABC Television.
read more »


[引用] | 作者 Sydney | 6th Apr 2008 11:5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无须紧张,无须强硬,外国已经乱套
关于西藏暴乱,我当时是在法国,通过youtube也看到了很多后续事件,就在几天前,大概是18号左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出了一个节目,是两个法国教授在电台上辩论西藏问题,有亲中国派的,有亲独立派的。而后两个人基本上是吵起来了。而后世界报,法国大报纸全都开始骂总统撒科齐,因为他一直没有发表看法,报纸都有浅意思说他不敢于表明立场。而法国报纸普遍认为法国是中国最亲密的西方国家,法国对中国有别的国家没有的影响力。无论是支持或者反对,法国都应该表态,以显示大国地位。反倒西藏问题实质没有那么重要,这个和德国是完全不一样的。事不凑巧,法国正在地方选举,选举市长和地方政府。反对派,在大选中落选的罗亚尔女士先出来发表了看法,为了选表和政治资本。所以西藏问题反倒成了法国内部政治派系混战的天下了。总统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然后就发表了个声明。当然对中国北京是没好处的,但是法国总统自己也因为这个又开始被法国报纸追杀。罗亚尔果然厉害,自己不是总统不会被邀请,她当然可以随便说了,但是撒科齐就没有那个运气了。而真正的法国人是怎么想的?其实社会的左派和右派民众都认为,其实西藏就根本不是问题。一向认为巴黎第四大学(索帮大学,左派)是法国社会民族政治的中心,那里的观点就是,中国正在民主化,需要时间和理解。而政治精英派的大本营巴黎政治学院(右派),疯狂说西藏,只是政治精英想在国际政治上有所表演,因为法国影响力衰退是大家都承认的事情。所以就因为这样,总统处于自己,以及被巴黎政治学院从背后吹风。 波兰的表态更是在法国民众中被耻笑。因为法国人精明的看到波兰的表态只是想讨好欧盟,尤其是法德中心体,尤其上这两国的中央政府。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当然喜欢听到自己有支持者,但是民众都看太明白了。
在这次根本和法国没关系的事件中,大家都看到了,西方本国自己的政治都打成了一团。只是为了个自的政治利益而已。

而欧盟的两个表态又重撮了欧盟本身,在欧盟一体化的危机刚过,法国的地位受到挑战,而后科所窝的独立,西班牙等国家的强烈反对,以及德国的支持,都让欧盟感觉到政治无力,而这次在斯洛文尼亚的会议,更让欧盟难过,因为显示了欧盟无法达成统一的政治力量。英国处于对自身将举行奥运,以及本身就有分裂问题(北爱尔兰)所以力挺北京,bbc作为传统的反本国政府的东西,就更有理由追杀英国首相,另外外相本身就是亲中国的,所以这个声明和他也脱不了关系。而在野党和工党的大战一触即发,北爱尔兰也在暗涌。英国内部的政治斗争才刚开始。

而后的德国,这次比较厉害是因为2007年的外交对抗的结果,德国社会是完全右倾的,议会里,右派占了400多席次,左派才80多。所以这次的事件对德国民众冲击比较大。但是德国急于表态是因为他们有恢复大国政治的想法。因为只有能冲击包括中国,俄罗斯,美国这三个国家的事件出现后,德国才有表现的机会,因为只有足够的大事件才能表现出他足够大的声音。而民间估计错了政府的考虑,因为2007政府和商业界受到教训,所以他们不敢有所表示,也只能在欧盟声明中略微表现而已,所以德国媒体不仅夸大事实,也追杀起政府。因为民间确实很着急他们德国的政治前途。这个德国是我们最应该注意和防范的,因为他的情况和法国正好相反。
西班牙和葡萄牙,都有分裂问题,所以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支持可以理解。尤其是西班牙反对科所窝的独立,已经看出西班牙一贯的反独立立场了。意大利因为和法国有敏感的高斯岛问题(高斯是法国的分裂问题,有很多年了,分裂后的最大主张就是加入意大利)所以意大利也无从表态,如果反对北京,那么它就是给法国了一个大难题,高斯岛分裂的可能性变大。如果赞成的话,那刚好在欧盟内和法国唱了反调。显然意大利在欧盟中的地位不及法,德,英。出于梵蒂冈的考虑,梵蒂冈也很沉默,而意大利更是要看北京的法国的后续才敢于表态。所以意大利是最沉默的。当然做法和德国一样,在欧盟宣言下偷偷表述一下而已。

美国现在也是护不了那么多了,美国1年的大选就在民主党内斗里动荡呢。因为台湾大选后,美国开始了对中国政策的调整,而忙于国内政治斗争还转不过身来说这个问题。共和党的布什表态的话,说不好被民主党骂,加上他的战争情形,估计党内会和他算账。而民主党内斗的一片狼及,更不会回应海外问题,因为噢巴马一回答,希拉里就要心里偷笑了。

新德里当然是最应该注意的,但是印度自己的社会机构也成了他们自己的一个问题,第一是印度人大多数是印度教徒,对佛教根本不理睬。而印度也缺少资源对西藏问题发表言论。不过城门失火殃及鱼池。1955年被印度入侵成了保护国的尼不尔也暴乱了。很有可能,这次事件会波及本来印度自己身的利益地区。所以印度也不敢多说话。

总上,外国,尤其是西方都在各国本国政治厮杀而大打西藏的事情。大家无须自乱,只要保持西藏发展,大家都知道这个只能是一个美国制造,印度参与,欧盟远观的不是问题的问题。而dl无论他内心如何考虑,其实他一死,就无所谓这样的事情了。

理想的分析后,我们无需变成鹰派,我们只要依法治理好自己的事情,让事件平息,而后让那些想大捞政治资本人的失去他们的法宝,才是最应该做的。


[引用] | 作者 悉尼愤青 | 6th Apr 2008 5: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http://www.anti-cnn.com/
stop media distortion! fucking western country!


[引用] | 作者 悉尼愤青 | 6th Apr 2008 5: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先搞清楚,就算CNN、ABC、BBC的報導有錯失,也不代表中國人的觀點就是正確,當西藏有其獨自的語言文化及有其本身種族,而地區又是你們強佔得來,他們就絕對有權提出脫離中國的殖民統治,你們不尊重藏人的意向,就注定迫使他們作出激烈行動,最後就連中立甚至親中國的藏人也要站出來對抗中國的霸權

不過根據中國人的習性,向來都是慣於以暴力來要對手屈服,以滿足你們自大的民族性,西藏問題在中國人手上,最後應該都是會流血收場

末日狼
[引用] | 作者 末日狼 | 7th Apr 2008 4: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在网上找到的一个帖子,有点参考价值:

我是藏南波密的門巴族,現在在西南民族學院讀書,境外的藏獨分子妄想復辟,妄想回來當農奴主,做他的大夢吧,不要說共產黨,就是我們也會拿起槍和他們幹。大家要警惕,聽我高中同學說,藏獨用錢在波密紮木中學招募藏族高中生去境外讀軍校。這次拉薩暴動波密也有幾個平時偷雞摸狗地痞流氓去了拉薩,他們幾個初中的時候經常打架,欺壓同學。沒想到小混混聚集在一起了,膽子還大了不少,估計是拿了錢幹的。希望政府能去查一查,藏獨真可笑,越是這些人渣跟著他們,他們越是臭名遠揚。
    
  全國同胞們放心,現在藏獨很少,只有黃教那些神經病裏有些喇嘛喜歡用香火錢來哄騙農民,想我們這些上大學的,根本不想理他們。現在西藏生活這麽好了,境外那幾個神經病回來只有挨打,要他們真回來,我第一個回藏南搞死他們。
    
  境外那些藏獨,都是當年逃過去的農奴主的後代,我們已經翻身當主人了,他們只能在境外當狗,客死他鄉,肯定不平衡。舊西藏才是世界上侵犯人權最爲嚴重的地方,我會開帖子另外說的。
    
  只是有個小小的要求,政府執法的時候要強硬點,達賴其實已經被藏青會架空,他根本沒什麽發言權。
    
  今天黃教的喇嘛向媒體哭訴“不自由”。大昭寺是黃教達賴祭法的地方,那些黃教喇嘛都信奉達賴,去那採訪,不是神經病嗎,肯定擁護達賴啊。去色拉寺、甘丹寺、哲蚌寺,還有更多的喇嘛,這些都是黃教的地盤。如果去小昭寺採訪,肯定哭訴黃教暴徒怎麽施暴的。
    
  我真覺得可笑,中央政府也真賤,黃教喇嘛越鬧,中央就對他越好,像我們這些不鬧事的藏族人,中央政府就不在意。
    
  我是藏南門巴族,政府能不能武裝我們,讓我們以志願軍的形式越境去印度端掉藏獨老巢,我有些同學在那邊,熟悉路徑。這幫農奴主的後代越來越囂張了,要再不出來,他們又要回來奴役我們了!
    
  達賴最可笑,西藏又不是他黃教一家的,就是獨立了,西藏也是內戰不斷。
    
  就是黃教也分達賴和班禪,黃教有兩大活佛轉世系統,不過我們門巴不信這個,我們是原始宗教,我說了就是獨立了也是內戰不斷,黃教才多少人嘛?他們只能代表後藏,青甯的農戶。
    
  你是不知道內情,那幫所謂的打人藏獨相當於內地的地痞流氓,誰給錢就幫誰。至於那些打人的喇嘛是因爲那幾個寺廟都是黃教的信達賴,黃教內部信班禪的就沒事。
    
  我知道漢人的心思,我在成都,前幾天我坐公交車,因爲我是西藏人,我坐的位置居然沒人和我一起坐,那些人寧願站著,也不坐我旁邊,其實我們都是被藏青會連累的。
    
  達賴現在已經被藏青會架空,他管不了在國外出生長大的藏獨二代,就算他想和中央政府談,藏青會也不會讓他談。藏青會從小被洗腦,他們有時候潛回西藏看到到處都是漢字、漢人,藏民生活也越來越好,他們就絕望,因爲他們被灌輸這一切本來都是他們的,我們只不過是農奴,他們的奴役的商品而已。現實確是他們只能龜縮在印度的山區,像野駱駝一樣偷生,老死。
    
  中央政府最好放棄和談,我知道藏青會那批人是不會和中央政府和談的,他們的胃口大的很,川西,甘南,青海,雲南他們都想吃,真要這批農奴主的後代回來,西藏各族人民將暗無天日。西藏也會內戰不斷。不必太在乎外國人的感受,多關心點本國人的利益。


[引用] | 作者 碧潭 | 7th Apr 2008 5:5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3] Re: 末日狼
末日狼 :
先搞清楚,就算CNN、ABC、BBC的報導有錯失,也不代表中國人的觀點就是正確,當西藏有其獨自的語言文化及有其本身種族,而地區又是你們強佔得來,他們就絕對有權提出脫離中國的殖民統治,你們不尊重藏人的意向,就注定迫使他們作出激烈行動,最後就連中立甚至親中國的藏人也要站出來對抗中國的霸權
不過根據中國人的習性,向來都是慣於以暴力來要對手屈服,以滿足你們自大的民族性,西藏問題在中國人手上,最後應該都是會流血收場

這次事件完全是藏青會等流亡組織策劃的,目的就是杯葛北京奧運,并不是西藏內部社會矛盾演化的必然結果。中國政府和這伙人不可能談判的,沒有任何交集怎么談?這幫人出生在國外,英文比藏文還好,他們根本不了解西藏。現在西藏財政90%都是靠內地輸血,一旦西藏獨立,內地停止供血,讓這些人回來掌權,面對經濟上的窘迫,他們能坐得住嗎?

西藏內部宗教派系復雜,到時候光派系內斗就夠他們忙的。至少班禪一派就不會聽達賴的。當年九世班禪被十三世達賴趕出西藏,死在青海。1952年,十世班禪靠中共的支持才得以重返西藏日喀則。

至于藏人對中共的不滿,與漢人對中共的不滿并沒有太大區別。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必將走向民主自由之路,但在現階段,中共在中國還有很高的民意支持度,盡管有很多不滿。15年后,中國的名義GDP可以逼近美國,到時候再談民主自由吧。

中國人并不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毛澤東時代是中國歷史的一個特殊時期,是不可復制的。


[引用] | 作者 碧潭 | 7th Apr 2008 6:1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4] 正義行動

我們國家(中國)一定會走到富強!只是時間而已.另外,等北京奧運結束.國家一定要好好處理西藏問題和吸取經驗,而且要開始針對境內外藏獨台獨團體組織開始軟硬兼施把之破壞和解散.我們全球華人華僑一定會配合作長期抗戰.並且要連合俄國,朝鮮,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部份東南亞國家,中東國家,非洲國家,埃及,部份南美洲國家,古巴,部份東歐國家和盟國一起軟硬兼施反擊! 遊行抗議那些藏獨台獨團體組織,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西藏和台灣永遠是中國的一部份,是一個省.
團結就是力量! 中國內地人,中國香港人,中國澳門人,中國台灣人,海外華人華僑,全部都是中國人.現在的中國已今非昔比,中國只會走向現代化,走向富裕超級國力強國也.中華民族要居安思危,防範歐美日國家的攻擊,破壞中華民族的團結.現在西藏和台灣的分裂分子就是現在進行式.沒有妥協的地方!只有團結抗敵!
但願現階段藏人,外國人及CIA別用相類的仇恨心理看待漢人,回人,華人或中國政府.只有雙方都放下心中的死結.重點(Key Point)是放下永遠都無法實現的"西藏獨立"或"台灣獨立".這些只會引發戰爭及流血的追求.
大家團結一起.追求東方式的民主和人權.採取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因為中國不是塞以維亞!) 這樣才可能減低仇恨心理!
但中國終會富強! 正因為阻力大,反擊力更大.12億人口的中國,反擊力當然是非常大. 實現富國強兵的時間會更快!!

西藏問題只要先切斷西方的干預.另外再投入大量中華民族的文化思想.研究各民族間的傳統特色,並予以發揚光大.問題就不會出現了.上帝會幫忙的! (注:基督教是源自中東地區非西方.)
我們非常支持中國和中國政府. 加油!! 絕對不能妥協!!全球華人一定會團結起來的. 中國要強大!!

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這兩個大黨都是我們中國人的政黨.將來兩個大黨會慢慢結合起來的.中國已今非昔比!在世界上,中國將會是超級強國.時間會證明的! 上帝會幫忙的!

We are fully support our Chinese Government that the policy in Tibet. Since Tibet and Taiwan are one part of China. It's the true.
God bless China and Jesus pray for China. Great China ! Great China !


[引用] | 作者 香港基督徒 | 7th Apr 2008 10:4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5] For All

我地會到處spam到邊,都係因為西方和藏獨團體班仆街正在搞破壞.中國內地好好地發展緊經濟,舉辦緊奧運.希望中國好起來,國力強大D.唔好再比人蝦! 所以睇唔過眼,發洩下.幫中國出一口氣!希望叫醒大家團結D. 自己民族內部點樣駡來駡去,無所謂.但係西方和藏獨團體班仆街正在殺到身.仲唔反抗!? 仲有! 事關西方班仆街什麼事呀! 都無搞到佢地!? 唔好意思,吵到你地! (PS:基督徒都係人,言語間有D粗魯睇諒下)
民主人權個個都想要,但係搞西藏獨立就唔同啦!事關後果嚴重,大家殺來殺去!唔通想見到佢發生???


[引用] | 作者 香港基督徒 | 7th Apr 2008 7: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6] 給無知天真的末日狼

請看藏青的宣言,似不似拉登的聖戰爭宣言?

‘這是最後的機會…有錢的出錢…我要求所有的藏人參加…’

自己判斷吧,傻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DoEHW75FCM


[引用] | 作者 hargaw | 7th Apr 2008 8: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7]

去年西藏財政收入2億美元,財政支出25億美元。


[引用] | 作者 碧潭 | 8th Apr 2008 1: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8]

公義和富強都是人們的渴求.難到不想自己國家能夠走到這樣子嗎?
難到西方人權團體和藏獨團體的渴求就是公義或正義嗎?
我想大多數人未必會同意吧!
難到自己家園亂七八糟,見到西藏,新疆和台灣分離出去獨立成一個個國家,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不加以制止嗎?(這可能會有連鎖反應,東北,上海...分別要求獨立)
我想中國大陸如果掄落到混亂抗爭不斷...亞太區會無事發生嗎?你相信香港會太平無事嗎?
後果是嚴重的!!!!!
在這裏只係想叫醒大家要團結D.中國大陸的民主和人權是很重要.但主權更重要.因為主權就係生存權.
如果今天美國的Texas,英國的Northern Ireland and Scotland,日本的北海道,沖繩要求獨立,他們不會加以制止嗎?
西藏問題,我們要多加關心內地藏胞.民主,人權,自由當然要合理合法爭取.但主權更加要合理合法爭取. 我相信係唔係信徒都會維護國家主權吧! 讓我們出一分力,出一分口告訴全世界,我們要維護國家主權完整,追求合理合法的民主,人權,自由!


[引用] | 作者 香港基督徒 | 8th Apr 2008 4:1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9] 藏獨團體

警告:不要去德法等國,藏獨團體將殺害華人.


[引用] | 作者 koquan | 9th Apr 2008 9: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0]

他們有時候潛回西藏看到到處都是漢字、漢人,藏民生活也越來越好,他們就絕望,因爲他們被灌輸這一切本來都是他們的。

我也覺得絕望,因為代表一個文化被消滅的案例正在眼前。
這篇文章確有其參考之價值,他的價值是告訴我們文化的同化政策及手段有多細緻,有多大的影響力。

本人對任何政權及統治者均無所謂「信任」及「認同感」,凡人都會犯錯,對我來說,追求公義與和平是必然,至於追求富強則只算是「俗世」心願。然而,當求國家富強的心超越一切,非理性的民族主義高張時,我們就要警醒,因為大的本應該服事小的,而不是去壓迫小的,希望中國政府更有智慧的處理西藏問題,並尊重所有少數文化(廢除轉世要中國「認可」之條文。)


[引用] | 作者 台灣基督徒 | 10th Apr 2008 12:0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