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7th Apr 2006, 2:05 PM | 置頂, 中國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最近在論壇上對中國禁了幾部電影說了一句不滿的話,竟然惹來一位國內朋友大聲疾呼,說中國其實沒有禁了幾部電影,還說美國也禁了911電影,叫我不要把中國看成有「原罪」般,做什麼也是錯。

我想中國原罪論的起源,是國內有些愛國知識份子,不滿西方傳媒只報導中國大陸的負面新聞,把西方人對中國的感觀扭曲了。

 

但這個心態發展至今,已可以用回應任何批評。當有人批評中國政府的做法,如人權、民主等問題,回應的方式不是自省,而是說,其實美國也xxx、英國也 yyy,你又為何不出聲?或是說,中國也有很多做得好的地方,你又為何不讚揚一下?我覺得你不太客觀。

首先,我也知道美國的xxx和英國的yyy,但我關心自己的國家怎樣,多於他們如何。難道我批評自己的政府前,都要先罵遍聯合國的所有常任理事國,再加日本,才能發表的意見?或是要說,「中國是個很偉大的國家,不過...」?

令我想起Southpark中一個有趣的故事。Southpark的一班衰仔設計學校校章,圖案是幾個白色的火祡人把一個黑色的火祡人上吊。這設計引來黑人學校廚師的不滿,認為這個設計是富有種族歧見。吊詭的地方是,原來一班衰仔在設計這個校章時,認為白人和黑人都是一樣的人,他們是沒有種族歧見,才會這樣畫。

或許整天大呼中國原罪論的人,才是最不認為中國沒有原罪的人。

其次,即使認為中國有原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每個人、每個國家都有他的歷史。我們判斷一個人,除了基於現在發生的事情,也會參考過去。過去好現在不好,是吃掉自己的資本;過去做得不好,但現在轉好了,是在還以前的債,慢慢由負轉正,才能得到別人的信任。看其他國家時,我們都看他們的歷史,為何看中國時就不可以?

到有一天,中國的知識份子不再寫《妖魔化中國的背後》,不再把自己的價值建基於西方傳媒的看法,不再整天為人家如何誤會了自己而哭哭啼啼,才是真正的站起來。


[1]

對, 只因我們關心中國, 才放她在心上, 去留意去關心。


[引用] | 作者 bj | 7th Apr 2006 4:1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中国最多爱国贼

中国所多的即是爱国贼,产生的原因一是狼奶教育,一是长期国人的义和团心态,其实这班人最没自信,唯恐别人看不起,所以才躲在空虚唬人的中国招牌下,正是鲁迅所论的善用mob之技的乌合之众,其实他们也最自私,他们爱的不是国人,而是他们自己的面子。而且这许多人中根本就不知故乡、国家、民族、人民种种概念的涵义,确切说他们不是爱国,是爱党。


[引用] | 作者 nickwong | 7th Apr 2006 4: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trackback: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04776&group_id=22


[引用] | 作者 小西 | 7th Apr 2006 8: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bj :
對, 只因我們關心中國, 才放她在心上, 去留意去關心。

可惜好多人都以為批評中國政府就等於看不起他們。


[引用] | 作者 Andrew | 8th Apr 2006 12: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中国最多爱国贼
nickwong :
中国所多的即是爱国贼,产生的原因一是狼奶教育,一是长期国人的义和团心态,其实这班人最没自信,唯恐别人看不起,所以才躲在空虚唬人的中国招牌下,正是鲁迅所论的善用mob之技的乌合之众,其实他们也最自私,他们爱的不是国人,而是他们自己的面子。而且这许多人中根本就不知故乡、国家、民族、人民种种概念的涵义,确切说他们不是爱国,是爱党。

有時我都驚訝為何中國的愛黨教育做得這麼好,連什麼碩士博士都被這種心理指導他們的思考。不過想來,政治上的思考能力和學術能力可以是兩回事。


[引用] | 作者 Andrew | 8th Apr 2006 12: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trackback:
小西 :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04776&group_id=22

謝謝引用!


[引用] | 作者 Andrew | 8th Apr 2006 12:3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民族主义。


[引用] | 作者 rhyme | 8th Apr 2006 2:2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rhyme :
民族主义。

同意!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Apr 2006 6:5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看來這也和中國的教育有關,中國人那種「偉大的XX,偉大的YY,ZZ就是好」宣傳,實在洗腦。


[引用] | 作者 亞占 | 9th Apr 2006 9:0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亞占 :
看來這也和中國的教育有關,中國人那種「偉大的XX,偉大的YY,ZZ就是好」宣傳,實在洗腦。

不過信的人,現在已不多了。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Apr 2006 12: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無須太上心

講到批評,很多時外國的批評是出於政治目的多於善意,例如為了阻中國加入世貿,經常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現在呢?則批評人民幣升值太慢。

所以我個人的睇法是:原罪?沒那麼嚴重,但缺點是總會有的;無須要太在意外國的政治批評,和我國的政治回應,大家反正都是在做做戲,因為如不批評回應,外國和我國的政治團體會不高興。

同樣地,我們亦不用太在意傳媒的指摘,如不指摘,讀者會不高興;一個國家在進步的同時,總要面對進步時產生的問題,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不能讓它過熱;中國已是一個非常之了不起的國家。

因為在控制經濟過熱的同時,還要解決環保、教育、倡廉...等諸多問題,我覺得中國人是一個食腦的民族;就最近一百年,難得的是衰得多,知道如何去面對或將要面對甚麼問題;可憐的是傷盡了無數國人的心;但國家只要繼續富強下去,其他的都無必要太上心。


[引用] | 作者 金剛 | 9th Apr 2006 4: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Nationalism
Andrew :
rhyme : 民族主义。

同意!

See why I hate Nationalism?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9th Apr 2006 8:3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無須太上心

中國政府想說什麼外國傳媒 "別有用心", 其實佢地只係自由市場下的產物,監督政府又好,投讀者所好都好。

中國的問題,我始終認為係人民都順得像綿羊一樣,幾千年來都是任當權者宰割。說實話,現在和以前的日子相比,比任何一個xx之治和平得多了。即使對比現代的標準,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

金剛 :
講到批評,很多時外國的批評是出於政治目的多於善意,例如為了阻中國加入世貿,經常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現在呢?則批評人民幣升值太慢。
所以我個人的睇法是:原罪?沒那麼嚴重,但缺點是總會有的;無須要太在意外國的政治批評,和我國的政治回應,大家反正都是在做做戲,因為如不批評回應,外國和我國的政治團體會不高興。
同樣地,我們亦不用太在意傳媒的指摘,如不指摘,讀者會不高興;一個國家在進步的同時,總要面對進步時產生的問題,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不能讓它過熱;中國已是一個非常之了不起的國家。
因為在控制經濟過熱的同時,還要解決環保、教育、倡廉...等諸多問題,我覺得中國人是一個食腦的民族;就最近一百年,難得的是衰得多,知道如何去面對或將要面對甚麼問題;可憐的是傷盡了無數國人的心;但國家只要繼續富強下去,其他的都無必要太上心。


[引用] | 作者 Andrew | 10th Apr 2006 3: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Nationalism
Frostig :
Andrew :
rhyme : 民族主义。

同意!

See why I hate Nationalism?

me2啦!


[引用] | 作者 Andrew | 10th Apr 2006 3:3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自求多福

天地之大,古今中外皆一樣,人民都是受當權者宰割,看看現今美國,總統為了私慾一念,不惜犧牲數千美軍生命,去找一些不存在的所謂大剎傷力武器,如何?

但我國現今的政策如何?差之極;貪污狀況如何?都是差之極;法制呢?更差之極;但進步是不可能三兩年內完成。

如果人民個個都起來,便會成了現在的印度,印度比香港早回歸,可獨立自主,即是民主,但比現今的中國還窮,近一兩年才開始追近中國。

所以當權者亦是相當重要,你看看殊哥和董先生便可知一二了。


[引用] | 作者 金剛 | 11th Apr 2006 12: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自求多福

西方國家的問題又不是那麼嚴重。即是對外美國殺人無數,對自己的人民是不敢亂來的,因為政權是由人民而出,民望一低,什麼都不能干了。這是民主制度對權力最基本的牽制。

至於美國犧牲的軍隊,他們認為是為了未來的利益而犧牲,至少保守派這樣的認為。

金剛 :
天地之大,古今中外皆一樣,人民都是受當權者宰割,看看現今美國,總統為了私慾一念,不惜犧牲數千美軍生命,去找一些不存在的所謂大剎傷力武器,如何?
但我國現今的政策如何?差之極;貪污狀況如何?都是差之極;法制呢?更差之極;但進步是不可能三兩年內完成。
如果人民個個都起來,便會成了現在的印度,印度比香港早回歸,可獨立自主,即是民主,但比現今的中國還窮,近一兩年才開始追近中國。
所以當權者亦是相當重要,你看看殊哥和董先生便可知一二了。


[引用] | 作者 Andrew | 12th Apr 2006 6:2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平心而论,有些海外的朋友也比较喜欢上纲上线,总喜欢把一切问题都归结到GCD身上,只要推翻GCD,一切问题都解决了,而一切为GCD说好话的人都被斥为受奴化教育毒害太深。

我们双方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有天壤之别。如同我们内地的人对西方及其社会的印象很刻板一样,你们对GCD及中国社会的了解其实也是很刻板的。当你们没有在这片辽阔的大陆上生活很长时间时,便很难想象这生机勃勃的庞大社会之复杂程度。

如上面某位网友所言,民族主义是最好的答案,但公正的说,民族主义并不是GCD发明的。

还是希望大家都能相互容让一些,毕竟大家都希望中国好。


[引用] | 作者 碧潭 | 29th Jun 2006 11: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在江南制造总局为洋务派翻译西书28年的英国传教士傅兰雅,在20世纪初离开中国时感叹:中国人之所以搞洋务运动,目的不是为了开放,而是希望强大起来后把西方人逐出中国。

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长达半个世纪之久,费尽毕身心血为清廷扩大财政收入的英国人赫德,这样描述和他打交道的中国官员:“他们总是极端蔑视战胜者。”

最近看了史景迁(Jonathan Spenser)的《改变中国》(To Change China),感慨颇深。文中列举了从汤若望一直到白求恩等几十位人物,他们怀着各自不同的动机,或为传教,或为科学,或为个人名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希望改造中国。

书中史景迁这样写到:
“其实,西方人分析中国时,总是爱感情用事,很不真实。他们自以为在学术上高人一筹,中国肯定需要他们。第一代‘洋’顾问夸大中国的需求,意在自圆其说。他们没闹懂中国儒家学说中道德结构的力量和不可渗透性,总是把他们经常遭到的抵制视为暂时的逾常现象。即便承认我们地位优越,倘若回顾汤若望和南怀仁时代,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这场交易中获利的其实是中国人。当西方技术适应他们的需要时,他们便拿来利用,他们付款公平,但除此之外就不再给予别的东西;大凡他们不关心的,一概嗤之以鼻。”

史景迁最后这样总结说:

“中国在过去奉行的孤立政策,并未影响这个国家的接受能力。西方顾问所带入的每一项技术,最终都为中国所吸收。日心说、历年说、外科学、经济计划学、工程学、现代大学、长距通讯、机械化战争说、核物理学,无一不被中国消化。西方人将技术援助,作为意识形态输入的外包装,企图迫使中国一口吞下。中国拒绝的正是这一点。就在她的国力最衰微的时候,中国人也意识到,以外国的条件接受外国的意识形态,只能是一种屈服。这种共同的自尊与共同的忧虑,成了连接若干代全然不同的人物的共同纽带。从反基督教的先驱明人沈傕、清人杨光先,到19世纪的政治家林则徐、曾国藩,再到苦苦相斗的蒋-介石和毛-泽东,概莫能外。......只要我们竖看从1620年至1960年三百余年的历史,就会发现西方顾问是以高人一筹的姿态接近中国的。两种因素造成了这种姿态:技术在握和道德正确感。......相当多的西方顾问,以不同的方式,与中国产生了感情纠葛。他们试图在中国人身上,获得比偿付他们的技术援助更多的东西。他们没有看到,中国人是以正常的雇主特有的那样契约性眼光,来对待双方关系的。中国人有权根据需要中止合同,无视或误解这一点,会带来严重灾难......他们最后还是认识到......他们没有利用到中国人,反而被中国人所利用。”


[引用] | 作者 碧潭 | 30th Jun 2006 12:4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碧潭,好久不見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共產黨不是只有壞處,中國的問題很多都不是共產黨的問題,這也是我一直持有的觀點。

我想說的是

1. 很多中國人都套在一種思維模式中,就是當有外人(外國人、海外華人)批評中國政府時,很自然地認為他們不止是罵共產黨,還是在罵自己,看不起自己,因此就把原先討論的問題擱置了,轉為「看中國要看全面」。其實批評的人本來的觀點也很全面的,只是沒有每次罵之前也聲明罷了。

2. 這樣對政府太仁慈了,沒有公民力量制衡政府施政,社會不會進步。

3. 對我來說是有點不可思異的,有任何人,外國人也好,國內人也好,罵香港政府,如果他們罵得對的話,我也不會維護政府。我想大部份國家的人都不會這樣反應。民眾和政府在本質上不單是互助,更是政府為人民設立,做得不好就應接受批評。


[引用] | 作者 Andrew | 30th Jun 2006 1: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我承认里面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大陆的人对海外的状况严重不了解,容易轻视海外的批评。比如,日本现在的GDP是中国的两倍多,军力也远强于中国。但迄今在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眼里,日本仍不过是个东夷小国,与中国开战无异以卵击石。中国人只有在购买索尼、佳能的高科技产品时,才会暂时佩服日本人。归根结底,“天朝上国”的心态仍然在暗流中涌动,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并有渐渐膨胀的态势。在这种妄自尊大的心态作用下,很容易把一切海外人士对中国政府的指责引为对自己的侮辱。

此外,我也就你提的三点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对于第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大陆人过分敏感的缘故,但从某一些海外友人的批评中还是可以看到他们身上的两点毛病:
(1),他们潜意识里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如上面史景迁分析的那样;
(2),他们对1949年以后的中国政局及体制抱有先入为主的成见。
不管他们的批评正确与否,只要大陆人觉得从他们身上能看到上面这两点,自然就会有反驳的冲动(即便是原本对GCD就很有意见的人,此刻或许也会反戈一击)。意气用事之余,会连带把他们批评中客观积极的内容也一并否定掉。大陆的中国人并非是不可以说服的顽固佬,但如果他发现眼前的谈话者根本不值得信赖,那双方就无法取得共识了。

对于第二点,你说的很对。因为中国现在并不是民主政体,虽然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但还有异常遥远的路要走。中国一直以来,公众缺乏监督政府的意识,但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变化中。

对于第三点,可以比照第一点,但我还想谈谈另一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其实现在在所有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地区)里,政府和民众的关系可能都是很成问题的。香港当然应该算是一个例外,它的体制是办事严谨的英国人一手树立起来的。对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等,我十分怀疑这些国家政府和民众的关系究竟在多少程度上达到了西方人的那种高度。中国之所以倍受诟病,多少会不会有些基于意识形态原因产生的成见?


[引用] | 作者 碧潭 | 30th Jun 2006 7: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碧潭,

我想也是因為國內對新聞的監控,令海外的人一般比國內的人知道更多反面的消息。雖然大陸人對地方發生的事情(施政)更了解,但要了解GCD的全局發展和各種政策背後的導火線,就不是那麼容易(如要每天繞過GFW看中央的負面新聞),我想一般人不會有這種精力,以至在對gcd的觀感上出現差異。

你對第一點的分析很正確,以前的中國和現在的美國是很像的---那種對自身優越感。
中國和美國對外界的回應是兩個極端:中國對批評都反駁,而美國就完全不理。或許到中國已高度發展時,對外界的反應會和美國一樣,因為已不再需要證明自己的優越了。

你的第三點也是我一直認為的文化差異。如果看看中國歷史的話,不難明白中國從來都是在中央集權的模式中,即使是現在,地方政治不太聽中央了,中央也是以這個心態自居來立法。這種單向的模式是統治者把自己塑造成像父母一樣,永遠知道小孩子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在堅持施政方向上是比較容易,但卻也很容增加社會矛盾。我看是對於這個龐大的國家,這方式早晚行不通,須要走向分權。

另一點國內人不習慣批評政府是,傳媒沒有帶頭批評。傳媒的社會功能是監督政府,在民主國家報紙每天做的事情就會罵政府,人民看慣了,就不覺得批評是什麼一回事。


[引用] | 作者 Andrew | 30th Jun 2006 8: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過去做得不好,但現在轉好了,是在還以前的債,慢慢由負轉正,才能得到別人的信任。看其他國家時,我們都看他們的歷史,為何看中國時就不可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只是你一厢情愿!


[引用] | 作者 chinaman | 28th Aug 2006 12:3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3]

"chinaman" 是對華人帶侮辱性的稱呼,請不要亂用。


[引用] | 作者 不大不小 | 28th Aug 2006 2:3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4] RE:

政府是有原罪的 把政府比作聖人的文化同樣是有原罪的 對政府放任不管 不對其進行監督批評 無異于助紂為虐 儒家文化在政治方麵帶來的大部分都是災難 西方人對這種文化的觀點是可以理解的 就好比當妳看到有一群人愛好食糞一樣 妳當然會産生一種優越感


[引用] | 作者 匿名遊客 | 8th Nov 2006 10:1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5]

匿名遊客,
但願中國多點人能自省吧,畢竟國家是我們的,政府是我們的。好的話,得益是我們,差的話,受苦也是我們。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Nov 2006 1:25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