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11th Aug 2006, 10:28 PM | 美國, 中國

中國人和美國人對政府的期望很不同。

很多中國人(應該大是精英階層的人)都有種社會主義心態,不是說反資本主義,而是主張國家有分配資源的權利,以及對人民有更大程度的控制。「富國強兵」、「振興中華」比人民的生活質素更重要。

這種想法的產生,可能是停留在中國被列強瓜分的教科書歷史記憶,也可能是二千年來中國讀書人的典型報國情結,或是見證了鄧小平「小部分人富起來」的改革開放政策的成功。國家主義的風行,基礎倒是不小。

在這種想法下,中國人在「富國強兵」、「繁榮穩定」的前提下,比較容易接受不同的管制,如收緊言語自由、網絡實名制等。

美國人大都只關心自己活得怎麼樣,政府越小越好,越不介入個人生活越好,是自由主義的中心思想。之前有警察入屋前沒有敲門而被告。(這可能和傳媒上看到的新保守派政府不同,但布殊政府能對國家加緊控制,原因只是由於美國處於一個不會終結的「反恐戰爭」狀態,如果沒有911,布殊政府現在還可能是一無所為。)

美國反對戰爭的人都不少,就算支持理由很少是為另一個國家建立民主,而是主動反擊破壞他們生活質素的恐怖分子。

美國傳媒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很在意,某程度上也是源於對自由主義的追求。但在很多富強心態的中國人眼中,這種報導卻是一種中傷,一種惡意。

到底是國家重要,還是個人重要?這是個沒有對與錯的問題,不過倒有《在思想上加入美國國籍》的有趣論調。不用說,在這個時勢這樣說話,就必定被罵漢奸了。

 

--------------------------

夜狼:在思想上加入美國國籍

文革乃至文革前的大陸小說或者電影上往往會有這樣的情節:某某「積極分子」要求入黨,但組織「考驗」他的時間還沒有到,也即暫時不批准他入黨,但積極分子卻一點也不氣餒,而是找到了一個絕佳的自慰途徑:沒關係,請黨組織繼續考驗我吧,反正,我早已在思想上加入中國共產黨了。


環境的優美,經濟的發達,言論、宗教信仰的自由,尤其是政治上的民主,更是足以令所有愛好美好事物的人們高山仰止,不能不心往神馳——美國,恰如其名,一個美麗、美好,美不勝收的國度。

心儀歸心儀,未能出生在美國,也無緣成為華裔美國人,得以享受民主、自由的空氣,怎麼辦?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早在多年前,我便有了一個絕佳的辦法,即向可靠的朋友宣稱:我已經在思想上加入美國國籍了!

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言語和「行徑」,必然招致愛國志士和民族精英的痛心疾首和口誅筆伐:崇洋媚外,漢奸,投敵叛國!

焦國標在他的《河南倆老太:常香玉和高耀潔》裡有如下話語::「如果當年美軍拿下朝鮮半島,越過鴨綠江,直搗北京城,推翻毛澤東的 政權,像滿人趕走李自成那樣,後來的一切災難都可以免除,現在中國大陸人民幸福和富裕的程度應該與今天日本、韓國、台灣人民不相上下,根本無須幾十年後來 鄧小平再搞什麼改革開放。」此話一出,立即有人大驚失色,如冼岩、郭飛熊二人即對焦國標先生進行口誅筆伐:「支持在列強環伺下解除中國的武裝,以方便『自 由國家可以利用強大的武力』,『推翻暴政』。」「已直接踐踏了我們社會的基本價值——對國家、對民族、對主權的認同,對人格、對尊嚴、對大節的持守。至 此,『英雄』焦國標已將自己降低到了『人』的底線以下」。

諸如此類的邏輯和是非觀,當然很適合專制政權和獨裁者的胃口。美國如果真的出兵直搗北京,那就不僅僅是「干涉別國內政」的問題,簡直就是「世界警 察」的侵略行徑了。我一直納悶,這干涉別國內政和世界警察在「我們」的詞典裡,怎麼就成了天經地義、無可辯駁的貶義詞了呢?如果你的內政是黑幕遮蓋著的暴 政,難道還不該維護世界和平的警察來給你揭露揭露?打一個通俗的比方,我在家裡把妻兒往死裡打,別人或片警來制止我,我給他吼回去:「我打自己的婆娘、孩 子,關你外人屁事!你有何資格插手我們的家務事?」說得過去嗎?再打一個比方,中國人落水了,遭受火災了,旁邊有美國人,但愛國主義者不許他接受美國人的 救助,而是非得讓他等著中國人來救他,否則,他就只能選擇「捨身取義」。這不是現代版的、打著愛國主義幌子的「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是什麼?

日本軍國主義在中國屠殺了2000多萬中國人,美國誤炸了三箇中共記者,國人義憤填膺,理所當然。但四九前中共為奪取政權,與國民黨一起屠殺了幾 百萬中國人,尤其是四九年以來,在中共法西斯慘絕人寰的統治之下,大陸「非正常」死亡人口達到了駭人聽聞的8000萬之多。六四天 安門廣場,中共更是用坦克和機關槍屠殺愛國學生。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憤青們在對外國人的屠殺行徑口誅筆伐的同時,對中共過去和現在仍在進行的屠殺行徑卻背 過臉去。外國人殺中國人肯定罪在不赦,但中共殺戮中國人,怎麼就「情有可原」了呢?這是什麼邏輯,這是什麼是非標準?如果你或你的至親死在中共的坦克、屠 刀之下,你也如此「一分為二」地對待屠夫們?

依照高擎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大纛者的邏輯和是非觀,那麼,二戰時期,法國、波蘭等國接受美英等盟軍的解放,中國東北的接受蘇軍的解放,也都是賣國 行徑了。接下來的中國出兵朝鮮半島、出人出錢支持亞非拉的「革命」,無疑也是對鄰邦「內政」的粗暴干涉了。至於如今包括中國軍隊在內的聯合國維和部隊的駐 紮世界各動盪地區,不僅是那些國家的引狼入室,更是聯合國對各主權國「內政」的無恥踐踏了。

還是依照那一套思維方式,如果我和焦國標等等的言行屬於叛徒漢奸賣國賊行徑,那麼,許許許多多的中共高官,以及太子黨的存錢海外,尤其是楊振寧之流的「美不思蜀」,更是罪在不赦。

無論海內海外,對共產黨及其體制大唱讚歌的人,可以分為三大群體。首先是體制內把握要津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既富且貴,掌握著十幾億中國黎民百姓 的生殺予奪大權。為了「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為了自己和子孫後代能作「共二世」、「共三世」、直至「共萬世」,他們當然要豬八戒對鏡子作揖,自己崇拜自 己,當然要害怕西方民主,害怕資產階級自由化,害怕和平演變,當然要對美國,這個民主和自由的燈塔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其次是明知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卻已 經在共產鍋裡分到一杯羹的這一部分人。為了共產黨向他們不斷招搖的烏紗帽,為了共產黨手裡的大把鈔票,為了目前和家族、個人利益,他們不惜對真理和陽光背 過臉去,苟且偷生,忍著噁心將蒼蠅和著牛奶一起吞下肚去。(哈哈哈,好,寫得好——自己忍不住喝彩)再就是渾渾噩噩,作穩了奴隸的這一部分人了。這一部分 人頭腦比較單純,因長期受「偉光正」、受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誤導,重複千萬遍的謊言對這一部分人來說,早已經成了真理。只知唯黨首是瞻,黨雲亦云,被共產黨 賣了,還要替共產黨數錢,他們可憐而又可悲。

腐屍和糞土供養著蛆蟲生活,在人神共憤的共產黨統治的這一片土地上,良心被狗吃了的人,沒有做人底線的人,才可以沐猴而冠,才可以春風得意馬蹄疾。鴨子升騰,鷹隼沉淪的時候,這個世界應該受到詛咒。

焦國標說,在他的辭典裡,沒有什麼大節小節,只有民主與專制。我說,在我的詞典裡,沒有中國和外國,只有正義和非正義;沒有本民族和異族,只有善 良和邪惡。無中無外,無東無西,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屬於真善美的,我就如痴如醉地、頭也不回地去愛去追求;屬於假醜惡的,我則義無反顧、刻骨銘心、永不 妥協、永不原諒地諷之刺之無完了,討之伐之沒商量,鞭之撻之不手軟。

少兒時代,只能看中共出版的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書籍,聽慣、看慣了多少共黨自己編排的、為自己歌功頌德的歌曲和電影。毛和共在我心目中,曾經是 那樣的聖潔和偉大,被我萬分虔誠地奉為至高無上的神明。誰知,成年之後才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心目中「偉光正」的共產黨、大救星毛老匹夫是一個個地地道道 的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就在牌坊底下當婊子的,天底下最為卑鄙下流、最為邪惡的利益團夥。早在十八歲的時候,老爺我便認識到了毛共的下流無恥本質。從那時 起,我即羞與毛共這個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犯罪團夥,羞與被毛共閹割了男根、泯滅了良知、偷光了靈魂的愚民為伍——今生羞具黃膚色,來世愧為龍傳人。

想起了幾乎被中國人遺忘的飛虎隊,想起了聽信共產黨的一面之詞而砸了美國領事館、大使館的憤青,想起了911發生後千萬個中國人幸災樂禍的醜惡嘴 臉,我深深地覺得,中國人實在愧對美國人。作為華夏民族的一員,在此,我為我同胞的醜陋言行向美國人民表示深深的歉疚。

生在黑暗新中國、長在卑污紅旗下,我為自己沒有始終受毛共歪理邪說的蠱惑,為自己的出污泥而未染,為自己無需《九評》的啟蒙,而是全憑自己的觀察和思考洞悉毛澤東、共產黨厚顏無恥、卑鄙下流、天良喪盡的醜惡嘴臉和蛇蠍心腸而感到慶幸,感到自豪。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進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裡爬出。」當年,義憤填膺的我在日記裡寫下了如下字句:老子堅決不入管理不好國家的黨團!

焦國標說,他並不為他的《討伐中宣部》而感到怎麼自豪,但他為他那篇更為衛道士和憤青所不能接受的《致美國兵》而感到「自豪八百輩子」;我言:我為我驚世駭俗、震聾發聵的「思想上加入美國國籍」的奇思妙想和發明創造而感到自豪八萬輩子。

壯哉,焦國標!
壯哉,夜先生!


後記:我相信,這一天應該不遠了:中共獨裁專制的土崩瓦解。

一個中國人用鳥槍在校園打鳥時,不小心將共產黨的紅尿布打了個小洞,被判了二十年徒刑;在美國,「公然」在大街上焚燒美國國旗,卻被認為是表達思想、表達言論的自由而受憲法保護。

等到我等也能在天安門廣場焚燒中國國旗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中國大陸應該也成為了政治民主、經濟發達的「美國」——美好富饒的國度。屆時,我將登報 聲明,夜先生這個當年酸楚、無奈地「在思想上加入美國國籍」的遊子回國了,他的思想、他的靈魂再也不用流浪、不用飄蕩異國他鄉了!


2005年4月20日

[1]

呢篇文章好大逆不道喎!怕唔怕國內網友睇唔到?

美國存在著很多社會問題,不過她的制度可算是給了世界一個榜樣:一個不靠膚色信仰或教條,而是以自由來凝聚民心的國家.

其實崇尚自由,相信民主,也不是美國獨有的精神.我相信在人類文明演進過程中,人最終會拋棄一切主義,宗教,民族的桎梏;而以建立和諧和可持續發展的社會為共同目標.

但美國最近的行為真的叫人氣餒.身為半個美國人,我希望這幾年的保守和霸道是國家受襲後的一時失控吧.

另外要更正一下:即使發生了911,布殊政府還是一無所為...


[引用] | 作者 orangutan | 13th Aug 2006 11: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orangutan,
如你所言,已經被gfw掉了...好在只是下半部。

在新保守派的立場,布殊政府能出兵伊拉克,加緊國內控制,已經成功了一半。如果不是錯誤估計伊拉克戰爭,WMD早已沒人提了。


[引用] | 作者 不大不小 | 14th Aug 2006 3:14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