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9th Nov 2006, 10:27 AM | 美國

美國選舉民主黨大勝,我諗全世界的人都好開心。在這時這刻,即使你不是美國人,都會好受這個選舉影響,無怪乎 Freakonomics 忽發奇想,話如果全世界人都可以一起選美國總統,世界可能已不一樣。

我很希望,這次民主黨的大勝,是代表著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s)的政權意識的結束...起碼收歛一下都得掛!

剛巧 Chris 兄寫了一篇關於美國與基督教的文章,我想都可以在這裡寫下這個新保守派和基督教千絲萬縷的關係。

無疑,如 Chris 所說,美國是個世俗國家,這是他們立國的基礎。但美國的政治卻時刻充滿著基督教的影子。

在外交關係上,美國的政策很難以世俗國家的利益來解釋。有人說美國侵略伊拉克是為了利益,我不同意。伊拉克戰爭的直接消耗與給美國帶來的國際敵意,不是那一點石油和地區利益可以填補的。如果真的是以世俗國家的利益出發,應該像中國一樣,不理會該國的人權,以只顧在合約中爭取最大利益。但可以想到,這種做法,在中國沒有人會異議,但在美國反對的人很多。我想背後的理由是,民眾的道德價值觀是很基督教的--即是他們未必認為自己是信仰基督,但文化傳統的道德價值是來自聖經。「公義」是一個很大的考慮,雖然在新保守派實行出來時,反而越幫越忙。

新保守派的使命,是建立民主國家,把美國的政治制度複製,即使消耗國家的資源也在所不計。為何要這樣呢?民主固然可以是最終的目的,但其實也有神學基礎。現代天主教神學中,認為為民主社會的環境,最有利傳播基督教。所以,雖然布殊到中國時參加當地的天主教教堂禮拜,暗示中國應開放宗教自由,而不再只是法定團體才可傳教,但因為中國政府對於宗教的提防(法輪功是個好的教訓),梵諦岡也始終未能在中國安插自己的主教。

如果新保守派繼續當權,亳無疑問美國會變成一個更加保守的國家,而保守的方向,永遠是跟著天主教道德的:反墮胎、反干細胞研究等。

但願這次是新保守政權的結束,如果民主派生生性性搞好經濟民生的話--但這又談何容易?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