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20th Nov 2006, 4:12 PM | 經濟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1. Free to Choose

剛看完弗利民 80年的電視專題《Free to Choose》第一集,全部有十集,真是有排睇!

記得上個月看弗利民在 Wall Street Journal 的那篇 《Hong Kong Wrong》,覺得他不太了解香港,「積極不干預」的定義一來含糊,二來香港政府已干預經濟很久了。八萬五、數碼港、增加政府支出...真是鑊鑊新鮮鑊鑊甘。

不過,看完這第一集對香港的介紹後,覺得他說的是對的。香港的確是相對地非常自由的市場。弗利民的觀點是,完全自由的市場是不存在的,早期的香港和美國,的確是在歷史上很不錯的例子了。

我覺得弗利民的看法簡單而 make sense,政府造做龐大開支雖然能穩定市場,但論到效率,沒有可能及得上自由市場。理由是政府要掌握完全的資訊,並完全正確地分析並得到完全正確的結 論,才能有效地宏觀調控經濟。但這是不可能的,而自由市場的好處,是只要商人能決定價格,即可取得相同效果。後者不用取得和分析整個市場的資訊,當然有效 得多,出錯的機會少。

有趣的是,原來弗利民是反對現在美國 Federal Reserve 的制度的。 Federal Reserve 以控制利率來控制通脹。但問題是加息與否是由一班人決定,而非一個方程式,令到市場多了一個變數。未來越難掌握,個別企業就越難計劃正確的方針對付,企業 失敗的話就會造成經濟損害。


2. 經濟學
其實我對經濟學都幾有興趣,閑時有時也會自學一下。對經濟學有興趣,主要原因是這門學問不止是吹水,有邏輯之餘有數學,有解釋能力之餘也有 predictive power 的可能性。

很多學問只在乎「解釋力」,但這樣其實和吹水沒有分別。解釋一樣事物的發生,怎樣說也可以,而且有時還很俱說服力,但一千個「合理」(這是因人而異)但又不能共存的解釋中,如果區別正確呢?唯有預測能力。

我今天肚痛了,可以有很多解釋:吃了過期的水果、做了過量的運動、昨晚睡得不好。每個原因都可以很合理,甚至有醫學根據,所以一個理論有解釋力不代表什 麼。唯有我做個試驗,每周一都吃過期水果,看看周二是否肚子痛,這種預測能力的引證,才是引證一個理論的可信性的方法。理論永遠無法證明(prove)- -我永遠不知道下一次是否會肚子痛,但可以引證(confirm)。

有多少學者把生命供獻於只俱解釋力的研究呢?有時不能怪他們,是學科的問題,是一直沿用的方法學的缺憾。方法錯了,就努力研究,也只不過是吹水。

講番正題,我本來是想講,經濟學令我覺得不會浪費時間看別人故弄玄虛的吹水,是真正的知識。記得看Adam Smith的《Wealth of Nation》還到一半放下了,還未看完,是很精彩的一本書。什麼是金錢?為何貿易可以創造價值,以至一個國家的富強?看來又要再拿回來看了。


[1]

youtube嗎?


[引用] | 作者 公園仔 | 20th Nov 2006 4: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公園仔:
不知道有youtube版,可以試下去lib借。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0th Nov 2006 10: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任何理論都要經過實踐來印證, 而在印證中, 就是成功了也一定有犧牲. 理論之所以"成功"又都已經在事情發生了之後, 就是說, 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那理論, 事情會變成怎麼樣. 民主管治的社會, 被界定為少數的會被犧牲, 精英管治的社會, 被犧牲的人的名字都被寫在計劃書內.


[引用] | 作者 Albert | 21st Nov 2006 3: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小政府是好的,但我覺得自由市場不是仙丹.很多價格反映不了的潛在問題,政府還是有應該出手的地方.而且在民主社會,政治也是一個市場.選民的集體智慧會左右政府的決定,干預,某程度上也是消費者的間接決定.

其實經濟和政治這麼複雜,根本沒有一條萬試萬靈的方程式.弗利民的理論,可以說是早年香港和近年美國的基本國策.但成功與否,始終要看當權者懂不懂靈活運用.


[引用] | 作者 orangutan | 21st Nov 2006 4: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何某淺陋,不明白為甚麼解釋力就等於吹水。相對論就是為了解釋為甚麼不論你是在靜止狀態還是行進中,量度出來的光速度都是一樣的;量子力學最初就是為了解釋黑體輻射。不少理論和學問都是為了解釋一些不解的現實世界現象而來的,為甚麼就等同吹水呢?
  像風水星相等也可提供解釋,更可提供預測。或許Andrew(該是這blog 主人吧?因為不見有網主簡介。若弄錯了請見諒)指的是這些吧?
  「有多少學者把生命供獻於只俱解釋力的研究呢?有時不能怪他們,是學科的問題」,不知是指哪些學科?是那些統稱為「人文科學」的那些?無意貶低那些學科,他們有他們的價值,但因為是關於「人」的,少不免不能做到很絕對。若此刻站在地上,手上拿着一個球,把球向上拋,它會先向上行然後會跌下來(人手大概不能把球拋離地球的吸力吧?),拋十次如是,拋一百次如是。但是你在街上給途人派糖呢?一些可能很開心的收下,一些可能很有戒心地走開,人人反應也不盡相同。這就是為甚麼這些人文科學會有不同的理論來解釋同一件事情。
  至於經濟學嘛,也有不少是吹水的。最明顯當數utility 這東西。經濟學家花了很多精神時間用上很多複雜無比的數學來解釋utility (更準確點說是嘗試利用utility 來解釋現象),但是utility 這東西不是1+1=2的!雖然從utility 衍生出來的像indifference curve 的確有一定程度的解釋力,但是放到現實中又好像不切實際了。你購物前會計算一下想買的這件東西值幾多utility 嗎?
  但經濟學是有趣的。何某連門檻也未跨過,在些誇誇而談,見笑了。


[引用] | 作者 何許人 | 21st Nov 2006 10:1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何許人,
謝謝你的意見。相對論不單是解釋了已知的現像--這些現像不見得不能用其他理論解釋,還預算了能量和質量等價,這是該理論的必然結果。如果不是在現實上印證了這個結果,我想相信相對論的人不多,這是為何他始終沒有因為相對論拿nobel prize 的原因。至於相子力學,如果不是該理論能準確地預測實驗結果至小數點的精確地步,誰能相信它背後的假設(就是愛恩斯坦到死也不信概率解釋)。所以,如果只是談科學的話,解釋能是不足的,只要有還預測力的理論,才是真正的科學,不是吹水。現在 string theory 大概就是在這個難處了。

至於社會科學,當然不能當作科學般做實驗,但可以做到類似的東西:用數學模型把變量 control 好,再研究不同時間人物地點下,還能不能得出你假設的必然結果。

有多少人文學者,整本書只是大談理論,好一點的只做一個簡單的問卷,就認為已經證實了自己的理論?我不是說在經濟學中沒有這個情況,但他們有一部份人用的方法,值得我尊敬,可以被我這個做科學的人稱為嚴謹。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1st Nov 2006 10: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orangutan :
小政府是好的,但我覺得自由市場不是仙丹.很多價格反映不了的潛在問題,政府還是有應該出手的地方.而且在民主社會,政治也是一個市場.選民的集體智慧會左右政府的決定,干預,某程度上也是消費者的間接決定.
其實經濟和政治這麼複雜,根本沒有一條萬試萬靈的方程式.弗利民的理論,可以說是早年香港和近年美國的基本國策.但成功與否,始終要看當權者懂不懂靈活運用.

我對這個問題沒有意見,例如香港早幾年入市干預,我覺得是對的。但對於保護主義,如對某行業的補貼,我就不能同意了。至於計劃經濟,我還是相信政府少點計劃好,計劃錯的例子太多了,但可以有些 program 來借錢給市民創業。完全的自由市場,不知會怎樣,但小政府,少稅,少動作,我相信是對經濟有利。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1st Nov 2006 11: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Albert :
任何理論都要經過實踐來印證, 而在印證中, 就是成功了也一定有犧牲. 理論之所以"成功"又都已經在事情發生了之後, 就是說, 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那理論, 事情會變成怎麼樣. 民主管治的社會, 被界定為少數的會被犧牲, 精英管治的社會, 被犧牲的人的名字都被寫在計劃書內.

想起了共產主義....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1st Nov 2006 11: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其實看完了Andrew 兄的解釋還是不太明白。始終覺得找尋解釋不等於吹水。但Andrew 兄是搞科學的,當以你所說的為依歸。讓何某再想想吧。


[引用] | 作者 何許人 | 22nd Nov 2006 11:3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何許人,
或許我從Freakonomics中拿一個例子吧。
九十年代美國的犯罪率突然下降,是令所有人驚訝的現像。於是出現了很多俱「解釋力」的學說:紐約市長說因為警力增加了,所以犯罪率減少;教育家說學校教育的成果出現了;宗教人士說,這是美國越來越保守的後果。每個解釋都可以很合理,有很多學者寫很多書支持,但搞人文科學的人,只想從辯論中證實自己的觀點正確。但這個問題,應從如何能從現實數據中偽證或證明不的學說著手。
我認為Freakonomics 的作者的解釋最俱說服力:犯罪率下降是由於七十年代推行了墮胎合法化,很多本來出生破碎家庭、很大機會成為罪犯的兒童沒有出生了。
如果只是這樣說,也不過是另一個俱解釋力的學說,但作者更進一步,預言:因為美國各州推行墮胎合法化的時間先後不同,所以犯罪率下降的時間先後次序都和立法時間有關,結果從數據中證明了。
作者還用了很多其他統計方法來證明自己的學說,即是他的學說是能作出預言,並且能從現實數據中支持或反對自己,而不止是一堆空虛的「推理」和做出什麼結果都可以的問卷調查。

如果一個學說不能提出自己的假設的必然結果,並且有在現實眾多數據和未來產生的數據中驗證自己的可能性,就不是科學,只不過是動聽的理論,我稱之為吹水。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3rd Nov 2006 1:1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