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5th Dec 2006, 4:01 PM | 新聞

記得很久以前政府提出教育學院和中文大學合併,我覺得是有道理的。合併只是美其名,在於整體香港教育來說,是減少開支,縮數又好,再撥至中小學教育都好,我認為都比投資在教院合理。

以前香港人口暴漲,教師嚴重短缺,師範是為香港培養了很多教師。但到了近年,中小學不單要縮班,而一般的大學都開始增加教育文憑。大學生多了,很多本科、 碩士畢業生直接到中小學教書,教育學院的角色變得不明確:教師不短缺,甚至要裁員,又有很多大學生願意投身,為何還要另設教育學院專門培訓教師?

教育的確是一門偉大的工作,但坦白說,真的想教書,成績又ok,為何不選普通的大學而選教院?我這樣說可能有點政治不正確,但現實是,能入大學的 學生,絕大多數都不會選教院。這就形成了質素問題。其實我覺得合併了,反而能增加教院收生的吸引力,學生報讀的是中大,學生質素必定一下子增加不少。如果 真的是為香港教育著想,為何不好呢?政治不正確觀點完畢。

所以保住教院的論調,一定不可以從教師供求和質素著手,否則太站不住腳了。唯有從教研的優勢著手,如以下的文章所說,合格後教授就容易變得追逐國際期刊文章,不願意做本地教育實殘的研究了。

但我看不出這個問題只有保留整個獨立運作的教院才能解決,只要指定研究基金必須從事某方面的本地研究就可。評核研究成功的準則不在於國際期刊的文章,而在於能實踐的教育建議。誠然,香港本地的教育研究真的很不足,但我看不出維持龐大開支的教院是唯一的方法。

 

----------------------------- 
龐永欣﹕香港教師教育往何處去?

【明報專訊】作者為﹕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李國寶中學校長、前任香港大學教育學院講師

近 日傳出消息,指教育當局不斷施壓,借教院校長續約一事,強迫教院與中大合併。雖然教統局長申明沒有強迫教院與中大合併,教院校董會主席亦強調院長續約與否 與合併問題無關,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真相。理由是教院的校董會校外成員,不單全部是由政府指派,其中還有中大及港大教育學院的代表。因此說政府早已佈下強 陣,迫教院就範,道理十明顯。政府當然不必走出台前干預教院校長的續約以至合併問題,只需躲在幕後策劃便可以了。這並不是沒有根據的推論,只需看看近日報 道所說校長的續約評審過程如此兒戲草率,實在使人懷疑台前的一幕戲,是否只是做來應付不知情者而已。

然而教院與中大合併有何不妥?筆者有下 列意見。合併之後,教院很可能會與其他高等院校的教育系一般,成為大學系統中資源最匱乏的弱勢部門。更可悲的是當中的教研人員亦要被迫放棄其以教研回饋教 育界的傳統,而跟其他大學部門一般,走學院派研究之路,否則其地位與研究皆被貶為次等。而香港的前線教師與學校更難找到理論與實踐兼備的教研組織作為提升 教與學的支援。作為校長,我不得不對這種發展感到擔憂;作為教育界的一員,對多年來在困境中掙扎向上的教院同工感到不值。至於極力謀求合併的教育最高決策 者,我亦質疑其合併的目的何在。是為了削減資源?為什麼合併的問題不可以拿出來給公眾作理性討論呢?

香港教師培訓機構究竟有何使命?據筆者之見應有兩項:一是培訓具備學科知識、有課堂教學能力,並有教學熱誠與愛心的老師;另一項是進行理論性教育研究,探求改善教育制度、課程設計與教學方法等的理論與實踐模式,並把成果回饋教育界,以提升教與學的質素。

筆 者曾任中學老師,後轉任大學講師,再轉為中學校長,回到教育的最前線,目睹廿多年來香港的中學和大學管理上的改變。首先,各大學為爭取成為「研究型」大 學,以研究成果來衡功量值,大專院校教員的研究成果亦會如小學生功課一般被打分數。教員只好努力把研究成果寫成學術論文,爭取刊登於國際學術期刊,以求個 人在續約或升職考核中能取得及格。但這些研究論文是一般教師、校長和家長不會看的,看了亦感到沒多大用處。

對教院的干預 短視的舉措

另 一方面,一些用以回饋教育的實用性研究,通常要透過與前線的學校和教師協作,並透過實踐來檢驗理論的信度。這類研究比理論探究式的研究花時更多,而能刊登 於國際學術期刊的難度更高。大專院校教員唯有捨難取易,放棄前線的實踐性研究,有些索性放棄教學工作,把自己抬舉為「研究者」自高身價。大學亦鮮有把教學 成績、學生回饋看成評價教授講師是否稱職的標準。

基於現實的考慮,大專院校教員亦漸漸不願花時間與前線中小學協作,亦減少參與教育公職。許 多大學教研人員或教授甚至多年未踏足中小學,只讓其碩士或博士生替其蒐集數據,撰寫論文,以致與前線的教育情完全脫節。目前的困境是學院式的教育研究讓 人感到是居廟堂之高,未能解當下教育問題的燃眉之急;而前線的教育工作者面對日趨嚴峻的教學環境,盤根錯節之教育問題卻感到求助無門,欠缺支援。

作為社會大眾,我們無助地看覑薪金由納稅人支付的大專院校教員,未能從事一些對本地教育有實質貢獻的研究,這是香港教育界的悲歌。

慶 幸的是,香港尚有一所教師培訓機構是堅持上述的兩項使命。香港教育學院是香港最大的教師培訓機構,亦與很多前線中小學及幼稚園進行協作項目,以探求改進教 育制度、課程,以至教與學的方法。教育學院自十多年前,由前身的師範學院合併而成為一所高等教育院校,至今走了漫長而崎嶇的路。我們不時聽到一些關於教院 的風風雨雨的消息,好像早期成立時人事過渡安排的混亂,接覑是資歷不足的教員需提早退休;再下來就是近年被迫削資的掙扎,爭取正名為大學失敗。

作 為一所年輕的大專院校,教院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可是據筆者觀察,教院近年無論在其制度、課程及研究方面已漸趨成熟。近年筆者從教院畢業生聘用的年青教 師,其教學水平及熱誠絕不遜於其他大學的畢業生。筆者知道教院與許多中、小學及幼稚園的協作計劃認受性亦甚高。當中許多研究計劃是與學校協作,走進學校與 課室,探討如何讓教師教學更有效、學生學得更好,以至於學校如何更有效地運作。雖然教院近年亦如其他大專院校,受到學術評審的壓力,教研人員亦努力把研究 成果寫成論文發表。然而在壓力之下亦有甚多教院的講師,積極參與教改的討論,如鄭燕祥教授者,勇於對當前的教改措施提出批評和建議。這些討論和建議,正好 作為改善香港教與學的指路燈。對香港的教育界來說,教院的發展路向是健康的。

所以無論是基於經濟利益還是政治考慮,對香港的教師教育,以至 整體教育界的發展,上述對教院的干預可說是短視的舉措。而長遠則影響香港教育界的健康發展,摧眦一所植根於本地教育的教育學院,使香港的中小學校失去一個 長期協作伙伴,並開了行政當局粗暴干預學術界的先例,甚至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平衡得失利害,有關當權者是否需要三思?


[1]

我不知道現在教院的收生情況,但十年前我進大學的時候,主要是進不了大學的人才會進教院。這跟教院的質素無關,而純綷是市場機制使然。結果,當年那一批自己讀書不成的人,畢業之後卻到中小學去培育新一代,長遠下去真是不敢想像。

要提高教育質素,必須由教師培訓這一層做起。如果與中大合併之後,能夠提升教院的收生質素,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可惜現在教師已經過剩,教改又鬧得滿城風雨,相信教院仍然很難吸引優秀的學生。


[引用] | 作者 有涯 | 5th Dec 2006 11: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有涯,
我也是這樣想,但可以想像,這種觸及那麼多既有員工利益的改革,反對聲音一定不小了。
在教師質素方法,現在大學生去教書,加上讀文憑,不少人因為縮班壓力,又走去讀多個master ,說是賬面上的質素一定不低了,至於教師有否足夠時間預備高質素教案,就不是教院的問題了。


[引用] | 作者 andrew | 5th Dec 2006 11: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