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20th Dec 2006, 5:01 PM | 美國, 新聞
自從伊拉克戰爭後,反美一直是中文傳媒評論的基本語法,講中東問題,最後一段講下美國單邊主義;講中國問題,中間插幾句美國霸權。我認為這些不無道理,但好多時加在評論中根本與論題無關,即中文老師所謂的「離題」。

為何評論員這樣容易犯學生時代的錯誤?我認為反美早已形成一個潮流,他們寫是讀者愛看。反美有時又變成一種寫作技巧:評論文章不知如何收尾,就罵一下美國(因為什麼都關美國事),暗示這種不幸情況的發生巧合地乎合了美國的利益。

我向來對這樣的陰謀論很反感,同時也太高估了美國作為一個整體的一致性。美國政客是有點共識,但美國是沒有人能話晒事的國家,有些方面反映了中央集權國家的方向性,但大部分情況下,不同的權力團體在巧妙地互相制衡著。

我對美國的看法是怎樣呢?可以用《The Quiet American》 一句話總結:"I never knew a man who had better motives for all the trouble he caused." 美國是一個很理想主義的國家,這點體現在很多方面,在經濟上企業家制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神話;在慈善上,美國是在全世界建立最多慈善團體的國家,美國的富豪 更以捐身家去改變世界為榮。

美國的問題出於體現在政治上,以宗教式的熱情輸出民主。《華盛頓郵報》最近有篇評論"Our Messianic Impulse",正好道出多年以來美國在這種意識下不理智的外交。

我 的看法是,民主不一定是適合所有人的。還要看一個地方獨有的文化、經濟結構和教育水平。再說把一個極權的國家一下子變為民主選舉,未必有好結果。一個社會 制度的維持,除了依賴白紙黑字的憲法外,同樣重要的是每個人民心裡、沒有寫出來的憲法。這是一種對社會運作方式的認同。

以美國水門事件為例,尼克松總統為自己開脫罪名時濫用職權遇到的重重阻力,以及最後雖然成功把傳訊自己的檢察官免職,也逃不過人民的示威。為何有些民主國 家能有這種自我完善的能力,有些民主國家卻不斷政變?是每個人民心裡默認的憲法、默認的理想社會起著規範的作用。這種心裡的憲法不是一夕而得,不是寫成國 家的憲法後就自動印在每個人心裡,而是要通過公民教育、社會法治的不斷演化而慢慢形成。再說伊拉克這個以幾個主要教派組成的國家,如果人民沒有很深的民主 理念,投票只會淪為比那個教派人多。

為何美國人有這種宗教式的民主熱情呢?這種外交的表現方式,一定要有民眾基礎才能持久。很大部份是來 自基督教倫理的救世理想,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美國的自我中心(americocentric)。美國有一個笑話:會說中文的是中國人,會說法文的是法 國人,只說英文的是美國人。因為美國的經濟地位,美國人很多都對外國不了解。不了解別國的文化,別國的語言,別國的制度,容易令美國民眾普遍地簡化了國際 問題,認為只要把美國的制度複製就能為別國人民帶來永遠的幸福。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看到美國為伊拉克帶來的災難,又一次令他們「始料不及」。

可 幸的是,這種宗教式的傳播民主熱情有了漸漸的改變。布殊的新保守政權失勢是民眾對這種熱情暫時的反思,更重要的是,新一代共和黨人已不太認同布殊式的新保 守主義,努力地和他們劃清界線。年輕的共和黨員和上一代嬰兒潮相比,變成少談理想主義,不認同這種消耗式的民主傳教,比較著重本地的現實問題。我的估計 是,將來美國的外交政策會變得更現實一點。

美國有沒有優異之處呢?我認為不少。美國的人大多都不排外,包容性很強,這是移民國家的關係。 在制度是鼓勵移民的,給予移民相當多的機會。很多人來美國時一無所有,如果有能力的話,過中產生活不是問題,不少企業家如 Yahoo、Google的創辦人都是新移民。已發展國家多是保護主義很強的,美國似乎是例外,對市場經濟很尊重。給予沒有社會地位但有能力的人機會,在 這意義上稱為偉大的國家並不為過。

還有對科技文明的貢獻。由於政府投放大量資源科研,工業和學術有效地,美國的公司把很多科技變成了生活上的應用,電腦、internet、醫藥、工業技術等美國都產生了不少。

留言(5) | 引用(0) | 話題(時事)

[1]

講美國,I like!

我覺得美國人最特別的素質,是天真.這天真有好亦有壞.布殊打伊拉克傳播民主,是天真;Gates/Buffet捐身家,也是天真;沉迷球隊吹捧明星,是天真;放開心胸接受移民,都是天真.

兩三年前,我還怕Neo-con們會利用這美式
天真,把國家推向深淵.但現在Neo-con提早自我毀滅,可算暫時消除了這個危機.

關於美國人只說英文,還有一個真實的笑話:很多年前,有一個反對在中學教授外語的州長,說過:If English was good enough for Jesus, it's good enough for me!


[引用] | 作者 orangutan | 21st Dec 2006 2: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想 這種方式的neocon已快式微,就是不知以為 republican 和 democrat 的 realism 傾向會有什麼火花,產生出什麼新品種...


[引用] | 作者 andrew | 22nd Dec 2006 1: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找理由讓自己向巨人低頭永遠比面對現實站起來對抗他來得輕鬆又來得明智.


[引用] | 作者 殺手蝴蝶夢 | 17th Jan 2007 3: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殺手蝴蝶夢 :
找理由讓自己向巨人低頭永遠比面對現實站起來對抗他來得輕鬆又來得明智.

用陰謀論解釋一切最容易。


[引用] | 作者 andrew | 19th Jan 2007 2: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 的看法是,民主不一定是適合所有人的。還要看一個地方獨有的文化、經濟結構和教育水平。再說把一個極權的國家一下子變為民主選舉,未必有好結果。一個社會 制度的維持,除了依賴白紙黑字的憲法外,同樣重要的是每個人民心裡、沒有寫出來的憲法。這是一種對社會運作方式的認同。

 以上引用自作者原文。

我的看法不同,民主制度是一個好的制度,但是要慢慢的試,一下子的民主可能會令社會措手不及。但是民主制度是值得推介的。


[引用] | 作者 Karl | 5th Feb 2007 5:35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