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25th Jan 2007, 10:21 PM | 科學, 經濟
有一個經濟學家投訴說:「物理學家說這個世界有十一個維度,大家都相信;經濟學家說最低工資有害無利,大家都不相信。」

一個物理學家精辟地回應到:「物理學家只想告訴大家這世界有多奇妙,經濟學家卻想改變國家的政策。要是物理學家說國家的政策因為宇宙有十一個維度而要改變,大家很快就會作出質疑了。」

經濟學者時常以科學家自居,同時卻投訴得到不科學家般的尊重。我看是經濟問題太複雜了,不像科學實驗般可重復千百次,不斷改良實驗方法來增加數據的準確 度。經濟數據都是歷史事件,有很多不明的因素左右著,更重要是,歷史是有限的,時代越遠,經濟數據的準確度更無從考索。等待新數據出現更不是有辦法。以這 種幾近考古的方法來考核理論模型,很容易淪為 curve fitting。情況有點像地質學的「全球暖化問題」。

我對經濟學的認識不深,但看過 《freakonomics》 後同意經濟學者處理社會學問題走對了路--如果他們使用的數據可靠的話。對社會問題的數量分析至少要有那個水平,而不只是做幾分問卷調查,吹吹水。理論再 動聽,再 "make sense" (合乎讀者口味),沒有足夠理據支持,最終只能成為又一個觀點,而不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