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ndrew | 9th Jan 2006, 8:43 AM | 閱讀

讀完,幾好看,文字寫得淺白,感覺沒有故意賣弄。

黃仁宇對歷史的分析角度是比較宏觀一點,不是看某些事件的發生影響歷史的發展,而是看歷史人物在文化背景下,如何解決當前的問題。

如書中提到張居正、申時行和海瑞,三個人面對儒家式中央集權引發出來的種種問題,有不同的解決方案。

張居正比較勵精圖治一點,有很多新的措施,後人多評他有建樹,不是頹下頹下。但他的施政要改變很多文官的習慣,所以很多官員對他都有意見。到他死後,大家就對他來了一次清算。

由時行大概吸收了張居正的教訓,接任張居正當首輔時沒有很多施政改變文官的習慣,也沒有大幅改變文官的人選。這是一種尋求穩定的做法,那時的人或許覺得他在任時了無建樹,但對他來說,防止了很多像張居正引起的波動,已是首輔的最大成就。

海瑞是個直諫皇上而成名的清官,他是維持舊有儒家道德的表表者。儒家以道德來作為治國的準則,在他當蘇州官員時,無處理好訴訟,引發更大的社會問題,最終聲名浪藉。

中央集權

中央集權的政治,是由為數很少的官員共同治理中國這麼大的地方。背後就要有一個統一的思想體系,才能使全體文官行動一致,政令能上傳下達。

此外,施政也要顧及全體官員的利益,不可以改變太多官員的生活習慣。中國的官僚制度自古至今,一直都有薪酬不足的問題,可以說如果不貪污,官員連基本的生活都成問題,所以貪污向來都是中國官員的習慣。

現在中國的政令,也是不能下達,可能也是胡溫勵精圖治一番後的結果吧。


道德與法律

儒家只是一種思想,一種做人的道德觀念,雖然起了連繫全體官員思想的作用,但作為治國工具不能說是成功。

以案件的訟裁為例,儒家主張的是男女尊卑長幼。以這個法則來審判,就興起了許多冤獄。那時的技術和經濟也不容許現在的調查和律師辯護。

在不著重法律的社會,很多權利和責任都沒有界定,個人的財產沒有保障。

我想這是現在中國須要改善。中國人太習慣這種封模式,凡事都是以關係行先,不重視法治,行政效率底落。

儒家思想

儒家思想不但限制了讀書人的思想發展,還限制了各種技術的發展。

在儒家學者解釋歷史朝代覆亡的原因,是由於武將權力過大,以後的朝代的文官就千方百計去限制武官的權力,令到以後的朝代都軍事能力薄弱。

好像將軍要成功地對抗外來侵略,都要靠文官在後面配合補給。要用不同的戰略不是全完能控制。

忽然想到,現在中央集權的中國,連繫著全體官員的思想是什麼呢?在沒有人信奉這該死的共產主義的今天,好像真是找不到什麼連繫的思想,看來就只有利益吧。

如果施政破壞了官員的既得利益,就不要想指令能從中央下達致地方了。


[1] 早晨

"如果施政破壞了官員的既得利益,就不要想指令能從中央下達致地方了", 是啊。
看著黃仁宇, 再回望今天中國的官場政治, 感覺上好像根本沒變過。


[引用] | 作者 bj | 9th Jan 2006 9:4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早晨
bj : "如果施政破壞了官員的既得利益,就不要想指令能從中央下達致地方了", 是啊。看著黃仁宇, 再回望今天中國的官場政治, 感覺上好像根本沒變過。
從前還有四書作指導行為的準則,現在就只有隨心所欲的道德。希望能好好發展法治。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Jan 2006 10: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然後吳潛讀畢萬曆十五年後獲得啟發,寫成了潛規制和血酬定律.
撇開萬曆十五年的分析性不談,書裡面眾人的失敗經驗,足以寫成一部好看的小說.只是我們的歷史小說總好像離不開傳統官場勾心鬥角權力鬥爭的角度出發.


[引用] | 作者 Man | 9th Jan 2006 1: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Man : 然後吳潛讀畢萬曆十五年後獲得啟發,寫成了潛規制和血酬定律.撇開萬曆十五年的分析性不談,書裡面眾人的失敗經驗,足以寫成一部好看的小說.只是我們的歷史小說總好像離不開傳統官場勾心鬥角權力鬥爭的角度出發.
謝謝你,我本來也打算看潛規則.
莫非中了陶傑之言,去讀西方史更有益身心...?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Jan 2006 1: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早晨
bj : "如果施政破壞了官員的既得利益,就不要想指令能從中央下達致地方了", 是啊。看著黃仁宇, 再回望今天中國的官場政治, 感覺上好像根本沒變過。
其實, 不包括夏商周, 為何中國每一個朝代都是二百至三百年之間, 多少反映出皇帝(或者是單一權力)的政治制度的生命力不能維持到永遠, 即使第一代的皇帝怎樣努力, 當國家發展到中期時, 很多一同打江山的高官的家族已經壟斷了整個制度, 他們所代表的已經不是國家的利益, 而只不過是個人家族的利益了, 所謂極盛而衰, 只不過是表達出皇帝這種政治制度的缺點


[引用] | 作者 松尾 駿 | 9th Jan 2006 4: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民智未開,帝制或中央集權無疑有利國家穩定。可是,一旦民智開啟的話,權力回歸於民才可有利國家發展,始終民主與極權永遠是兩面刃。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9th Jan 2006 9: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這本書我買了幾年,仲未看完.

現在正在讀"近代中國史綱",好書!


[引用] | 作者 | 9th Jan 2006 10:1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松尾 駿
松尾 駿 : bj : "如果施政破壞了官員的既得利益,就不要想指令能從中央下達致地方了", 是啊。看著黃仁宇, 再回望今天中國的官場政治, 感覺上好像根本沒變過。其實, 不包括夏商周, 為何中國每一個朝代都是二百至三百年之間, 多少反映出皇帝(或者是單一權力)的政治制度的生命力不能維持到永遠, 即使第一代的皇帝怎樣努力, 當國家發展到中期時, 很多一同打江山的高官的家族已經壟斷了整個制度, 他們所代表的已經不是國家的利益, 而只不過是個人家族的利益了, 所謂極盛而衰, 只不過是表達出皇帝這種政治制度的缺點
儒家文化也是令施政不能靈活的原因。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Jan 2006 10: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妖夜叉 : 民智未開,帝制或中央集權無疑有利國家穩定。可是,一旦民智開啟的話,權力回歸於民才可有利國家發展,始終民主與極權永遠是兩面刃。
一定要建立一個制度,使各地都能彈性處理法例。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Jan 2006 10: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 這本書我買了幾年,仲未看完.現在正在讀"近代中國史綱",好書!
真巧,我也正在看!
資料豐富,但文字生硬了點。


[引用] | 作者 Andrew | 9th Jan 2006 11: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